纽约时报:西藏牧民急速迁居面临消失危机

vot.org

【西藏之声2013年3月1日报导】纽约时报本周三发表题为“藏区消失的牧民”文章强调,西藏高原的牧民群体被急速迁居,面临消失危机。

这篇文章是由《TimeOut北京》杂志的编辑克拉丽莎•塞巴格-蒙蒂菲奥里(Clarissa Sebag-Montefiore)撰写,由陈柳和张亮亮翻译。

文章指出,位于西藏安多海北州刚察县境内的一家藏式小餐馆内,4名中年男子围在放满了啤酒的矮桌旁。随着下午慢慢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们,这些人镶着金牙,在厚厚的羊皮袍子下穿着牛仔裤。他们对我说,他们是被重新安置的牧民,但是却没有牛羊,除了喝酒之外,他们几乎无事可做。
0103e
媒体对西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以自焚来抗议中国统治下的政治和宗教压制的那些藏人身上。然而,在西藏高原上最普遍的问题是牧民群体的迁居。这种现象的起因是自上而下强制推行的快速开发进程。

对大多数牧民来说,在中国共产党于20年前开始迅速加大在当地的投资以前,西藏高原上的生活数个世纪以来都没有太大变化。中国政府自诩明白怎样做对藏人最好,因此在这些地区开始了一项“文明使命”,带来了显然好坏参半的结果。

文章继续指出,一方面,连达赖喇嘛都说,藏人应该对中国政府的投资心怀感激:公路、基础设施、卫生保健和学校。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严重地限制了藏人的自由,使得达赖喇嘛将这种做法谴责为“文化灭绝”。中国关闭了藏语学校,寺庙里经常有警察巡逻,还被强制进行爱国教育。去年,中国政府分发了100多万张共产党领导人的肖像和中国国旗,供西藏寺院、学校和农户悬挂。而藏人自己的领袖达赖喇嘛的肖像却遭到禁止。

中国政府还下令私人牧场建立围墙,并重新安置人口(往往被强制执行),这损害了藏地牧民对土地的拥有权。自20世纪90年代运动开始以来,共有100多万名西藏牧民被重新安置。

牧民放弃自己的牲畜和生活方式,换来了每年的少许补助。他们经常被重新安置在镇上的小区里,就像我看到的那些彩色的房子,在这里当地官员可以更容易地监视他们的活动。

一名年轻的藏人告诉本文作者:“住在这些房子里的人,把房子当成监狱。牧民群体已经消失了。”

剩下的人们已经被变成了社会的最底层。很多年龄较老的藏族牧民都是文盲,一旦花完了补助,除了偶尔能干一些建筑活儿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赖以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