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十二——中国人的阴谋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2月22日报道】在西藏康区和安多开展了数年军事行动、政治运动使藏人忍无可忍而只能反抗。到了1958年在西藏康区和安多藏人遭受了九年漫长的中国人一波又一波的政治打压和洗劫,人民生活在恐怖中,并迫使藏人开始大规模不得不反抗或者逃亡。中国的精锐部队使用最先进的武器打击,对反抗者和逃亡者实施了大屠杀行动。未反抗不等于就会平安,没有逃跑也不等于就会免遭中国人恐怖的镇压。因为中国人以平叛、防叛等名义进行着大规模的抓捕、关押和奴役藏人,绝大部分遭捕者死于奴役和饥饿。

网络图片

康区和安多藏人发起的反抗运动已经持续了近三年之后,规模在不断的扩大,藏人从各地分散式反抗开始相互联系、合作;从请求西藏政府援助向成立自救军队;从国内反抗开始向国际上寻求援助和培训发展。以此同时,中国人的镇压的规模在不断扩大,参与镇压的军队规模也在不断增加,高频率使用先进武器打击藏人。另外,在西藏首都拉萨的西藏人和中国人的关系,以及西藏政府和中国官员的关系也开始越来越紧张,而中国人策划已久的阴谋也在一步步的逼近,拉萨的空气里弥漫者恐怖和血腥味,策划阴谋者在黑暗的角落了里狂笑。

西藏康区和安多的反抗运动的规模不断扩大,在拉萨的康巴和按多人正式成立了西藏曲西岗珠自愿军。中国大规模的屠杀行动使更多的康区和安多藏人向拉萨方向逃亡,中国军队对逃亡者用飞机轰炸、扫射—-一路追杀。另外,也由于听说成立了曲西岗珠军很多反抗中国人的藏人开始联系曲西岗珠或者直接前往山南参加曲西岗珠军,中国人对此非常愤怒,但是,当时由于整体军事势力是在严防拉萨等主要目标,消灭新成立的西藏曲西岗珠军并非很容易的事。中国人多次敦促西藏政府出兵消灭曲西岗珠,西藏政府以各种理由没有执行,因此,大量的藏人特别是来自康区和安多的藏人向拉萨集中,对此,萨拉的中国人非常恼火。而这些来自康和安多的藏人不断的带来中国人在自己家乡洗劫、屠杀和恐怖统治的信息。因此,虽然卫藏地区暂时没有遭到中国人公开的武装打压运动,但是中国人在康区和安多的所做所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还有中国人在拉萨等地的行为也使卫藏地区的藏人也开始人心惶惶,开始预感恐怖、屠杀—

中国人在拉萨策划已久的阴谋在一步步推进。真如当时担任西藏政府官员的丹巴索巴说的:“中国人的权力已经变得很达了。1956年,中共在拉萨成立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他们也在拉萨和各乡村建立了青年团之类的很多组织,为全面夺得西藏权力做好了准备。”这一阴谋中国人策划了很多年,只因为拉萨等地还没有公开反抗因此中国人实在找不到一个公开剥夺西藏政府权力的理由。这从当时中国最高权力拥有者毛泽东的话中可以知道。1958年6月24日对西藏青海地区的武装反抗的指示中指出:“青海反对派叛乱,极好,劳动人民解放的机会到来了。”这个说法很可笑,中国人自称早在1949年已经“解放”青海,怎么九年之后还要“解放劳动人民”?很明显这只是中国人玩文字游戏而已,利用万能的“解放”可以无辜屠杀,可以剥夺所有财产,可以非法占领他人之国。但是,拉萨为主的卫藏地区没有发生所谓的“叛乱”因此对中国人来说“非常不好”,没有机会铲除西藏政府的权力和影响力。中国人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完美”的借口—-

“1957年,中国人开始在拉萨修筑工事,准备打仗。中国人最初进驻拉萨时说的是来帮我们建设的。但是,1959年之前所有的建设就是那些备战的工事;他们在地下挖了地道,在屋顶上用沙袋垒筑工事,而且调遣来了大量的军队,这些就是当时的建设。”丹巴索巴说。其实这就是为那个阴谋的一部分。

但是,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并没有按中国人希望的那样做,西藏政府没有公开支持和联系曲西岗珠军,也没有和印度、美国等接触。西藏政府官员更是做事非常谨慎,民众虽然对中国人占领西藏恨之入骨,又考虑到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的安危而没有公开大规模的进行武装对抗中国人,特别在拉萨至1959年3月没有发生公开武装对抗中国人。这并不等于藏人服从中国人或者不想反抗中国,与中国人说的“广大西藏人民拥护共产党”更是牛马不相及。

总之,到了1958年时整个西藏的局势极度恶化,在康区和安多中国人疯狂屠杀和抓捕藏人,摧毁西藏具有悠久历史的寺院、书籍和文物,人民的财产被剥夺的一无所有,名目繁多的政治运动接二连三—藏人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土地上遭受过如此残酷的统治。就在此时卫藏等地的藏人也开始感受到中国人慢慢勒紧脖子的感觉,恐惧、不满和反抗的想法在不断飙升。

网络图片

在拉萨藏人和中国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1959年,在拉萨藏人最重要的墨兰钦莫期间西藏人和中国人的冲突甚至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中国人在拉萨草木皆兵,军事设施到处都是,军队频繁调遣,甚至,达赖喇嘛在拉萨觉康的活动场所都在中国人的枪口之下,中国入在觉康周围的屋顶上筑有工事,并有机枪等对准觉康,因此,藏人对达赖喇嘛在墨兰钦莫期间的安全更加担心,甚至紧张的气氛迫使达赖喇嘛在拉萨的部分行程取消。

就在这个非常紧张的时刻发生了中国人邀请达赖喇嘛去军营看戏的事件。中国人邀请达赖喇嘛去军营表演,而达赖喇嘛也答应前往,但是,拉萨民众得知此消息后非常震惊,另外西藏政府有关官员前往中国军营查看准备情况时,中国军官的言行和举止非常可疑,因此,是藏人更加怀疑中国人邀请达赖喇嘛的目的。

对此,达赖喇嘛尊者的二哥嘉乐顿珠先生自传中写道:“对中国统治者的猜忌与不信任是很普遍的一种情绪,在这样的氛围中,许多拉萨人认为谭将军的邀请是一个诡计。中国方面又进一步指示达赖喇嘛的护卫队长—我姐夫达拉.平措扎西,及平常陪伴达赖喇嘛的护卫队不必跟来,这使得众人更觉得疑心得到证实。”

对此,达赖喇嘛尊者也在自传《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中写道:“民众心里还有个更严重的猜疑。大家都知道,在东部地区四个不同地方,一些高僧喇嘛受邀请参加中国军队指挥官的宴会后,再也没有回来,其中三人被杀,一人被监禁。看起来,这是中国人惯常用来把人偏离其保护者的做法。

中国当局又做了一个不寻常的举动,使得拉萨民众的猜疑在我们政府官员中也开始散播。通常中国人邀请我去任何社交场合,也会邀请所有藏人高官。但是这一次,一直到九日晚上,除了我的贴身侍从外,没有一个官员受到邀请。到了深夜,两位中国官员带着请柬来到罗布林卡,可是只邀请了我的六个噶厦成员,而且他们口头提出一个不寻常的要求,每位噶厦成员最多只能带一名侍从。根据惯例不管我到那里,我的侍从长官是跟着我,这点中国人很清楚,可是这次他和其他官员都没有在邀请之列。”

由于中国人的言行疑点多多,因此,当拉萨民众得知达赖喇嘛3月10日前往中国军营的消息之后,10日早晨,民众自愿前往达赖喇嘛尊者夏宫罗布林卡,几个小时内数千名的市民不约而同包围了罗布林卡,企图保护达赖喇嘛免遭中国人的攻击,同时也想阻止他前往中国军营。不久几乎拉萨城所有的人都跑了聚集在罗布林卡。

这就是西藏抗暴起义日,西藏流亡政府法定3月10日为西藏抗暴起义日。从3月10日起拉萨民众和来自西藏康区、安多的藏人驻扎在罗布林卡划分地区驻守。

前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居钦图登朗杰回忆说:“我再回到罗布林卡时,大家讨论布置了怎样守卫罗布林卡,我被安排带领192人去守卫罗布林卡南门。—-南门旁边就是达赖喇嘛的警卫营,我们就去守在那里,搭了七顶帐篷住了下来。挨着我们的是贡觉人,再下去是昌都人。—-罗布林卡西面的罗多林卡是安多的五个雪巴的人住在那边—”

3月12日,拉萨妇女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示威活动。

3月10日,西藏人开始公开表达他们不信任中国人,所以,阻止达赖喇嘛前往中国军营。因为,就如达赖喇嘛在自传中讲到的那样,在西藏康区和安多很多地方的领袖和高僧大德,以及有影响力的藏人被中国人以开会、学习、参观、宴会等名骗去后再也未能回来。之前中国人甚至派遣达赖喇嘛尊者的大哥达才仁波切去杀害达赖喇嘛,中国人能做如此卑鄙的事情,还有什么事不会做?虽然也有人质疑当时达赖喇嘛被扣押或者杀害等,但是,从当时中国人的言行藏人是绝对有理由怀疑中国人。

藏人守护达赖喇嘛第一天中国人一口咬定这是“叛国”行为,3月10日,谭冠三在见西藏政府三位噶伦时大发雷霆,称包围罗布林“是一个有计划的阴谋”、是“地方政府内部的反动分子搞的”。在3月11日发出《关于上层公开暴露叛国面貌之后应采取措施》的文件。大家都知道中国人只要扣上“叛国”或者“叛乱”镇压和屠杀是不可避免的,更何况中国人在康区和安多近三年以“叛乱”之义采取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但是,从各方资料显示这跟中国人说的“地方政府”没有任何的关系,因为是民众自发守护达赖喇嘛的运动。另外,笔者在其他文章中多次谈到中国人一到拉萨展开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夺取西藏政府权力,从外交、军事、经济—到1959年时中国人基本上剥夺了西藏政府绝大多数的权力,而更多的西藏政府官员已经是中国人的公务员,西藏政府已经被架空,几乎处在瘫痪的状态,因为,无法决策、管理和解决重大问题。有学者认为当时,“西藏政府已经没有决断力,上下离心离德、莫衷一是”的地步,西藏高层开会时已经不敢说话,因此,当时不可能由那位西藏政府官员有胆量举行反抗?更谈不上“计划”、“阴谋”。

六十年之后,从各方资料显示真正的阴谋的策划者是中国人,一听到藏人集聚罗布林卡直接扣上“叛国”的罪名,镇压机会来了,彻底消灭西藏政府权力的机会来了,但是,藏人只是包围罗布林卡,然后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武装反抗,中国人称“叛国”、“叛乱武装”,可是藏人还是坚守罗布林卡外,进行和平示威游行外并没有攻击中国人。到3月17日的时候仍然只是守卫罗布林卡,因此,中国人的阴谋无法实施,中国人急了,等的不耐烦了。既然藏人不来武装侵犯我,那么我来攻击你,3月17日中国人向罗布林卡炮击。有关中国人3月17日炮击罗布林卡一事中国政府、军方等一直否认,但最终中国人承认他们炮击了罗布林卡。

达赖喇嘛在自传中这样记载了有关中国人炮击罗布林卡的情况:“这天下午大约四点,我正在和噶伦们讨论阿沛的回信,听到附近中国军营传来两声沉重的炮声。还听到炮弹落在北门外沼泽地的声音。—-这两下炮轰使得民众的恐慌和愤怒达到了顶点。”尽管如此这些“叛国”者还是没有攻击中国人。但是,大家非常清楚的是达赖喇嘛的生命受到巨大的威胁。达赖喇嘛说“当中国人的大炮发出死亡的警告–”此时,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必须要做出决定,中国人屠杀藏人的决心非常清楚。真如嘉乐顿珠先生说的:“局势非常危险,示威者似乎铁了心,不准备让步。在这岌岌可危的情况下,达赖喇嘛有三个选择,他可以留下来,面对中共不可避免的攻击,冒着跟人民一起被共军杀死的危险。或者他可以前往中国军区总部,冒着可能被押为人质的危险。或者他可以逃出罗布林卡,渡过吉曲河,前往图博南部寻求庇护。”

网络图片

从3月10日起,达赖喇嘛一方面千方百计地说服中国人,希望他们不要对民众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也在努力说服民众离开罗布林卡,并承诺不回去中国军营看表演。但是,中国人为了到达其目的开口闭口称藏人在罗布林卡的集会是“叛国”行为而警告要采取军事行动。西藏民众由于不信任西藏政府官员,因此,压根儿不相信官员,更担心政府官员出卖达赖喇嘛,也就没有任何让步的想法。

当时,达赖喇嘛的决定非常艰难,他在自传中写道:“当中国人的大炮发出死亡的警告,王宫内每个官员,以及围着王宫的庞大人群中每个人,头脑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的生命必须保住,我必须立即离开王宫,离开这个城市。这个决定不是件小事,风险非常大,西藏的未来就全靠这个决定了。”他继续说:“就算我能逃离拉萨,我该到哪里去呢,到哪里能得到庇护?更何况,如果我走了,中国人会不会毁掉我们的圣城,屠杀我们的人民?或者,如果他们听说我已经走了,他们会不会从王宫散开,从而救他们自己一命呢?我们的脑子里塞满了这样一些无法回答的问题。一切都不确定,只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那种迫切的焦虑,必须在中国人的摧毁和屠杀开始以前,让我离开这里。—-如果我决定留下来,我只会给我的人民,以及我最亲密的朋友们,增加更大的压力。—于是我决定走。”

3月17日,中国人炮轰罗布林卡之后,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官员决定离开罗布林卡前往山南地区,因为,那里没有大规模的中国军队。当天晚上达赖喇嘛秘密离开了罗布林卡,他希望民众知道他出走之后会自动散去,这样中国人就没有理由对民众开展屠杀行动。但是,这是中国人等了多年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放过的,他们可以无理指控西藏政府支持民众为由颠覆西藏政府权力,因为,中国人绝对不允许西藏继续存在两个政府,特别是一个广大民众追随,并有巨大影响力的领袖继续存在。这一点中国人炮轰罗布林卡后寻找达赖喇嘛遗体的行为可以证实。

有关离开罗布林卡去山南的问题达赖喇嘛在自传中写道:“在这五天的行军途中,我们的计划逐渐明确,我们决定在一个叫钦耶的地方停一天,让我们有时间充分讨论一下将来怎么办,并且给拉萨的官员,给康巴人和其他游击队发出指示。我们的计划是,我们要继续前进,到一个叫隆子宗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开边境已经不远了。这个地方有该地区最大的要塞,跟西藏南部其他地区联络也很便利。我们想,我应该待在那里,努力跟中国人重启和平谈判。我们希望,只要我留在西藏,中国人或许会看到达成协议有好处,从而防止他们轰炸拉萨。”

有关达赖喇嘛出走罗布林卡,中国人之后编写了很多剧本,其中有“被劫持”版本、“放走”版本等,都是为各种宣传需要而编造。事实证明中国人铁了心要消灭西藏政府官员和守护罗布林卡的民众,包括达赖喇嘛。

中国人的军队部署到西藏全国,在西藏站稳脚后中国人一直在部署夺取西藏政府权力的策略,他们对西藏官员和知名人士开展贿赂、统战、军事恐吓等等手段。特别是中国人修通中国到拉萨的两条公路之后更加的嚣张,公开向西藏政府全方位的施压。希望把西藏政府推到西藏人民的对立面,也对西藏人内部进行分化,在西藏政府高层也采取同样的分化手段。因此,就出现了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先生50年代返回拉萨时看到的情况达赖喇嘛“手下百分之八十的官员都是跟中共合作”。但是,由于达赖喇嘛的政教领袖的特殊地位使广大西藏人民仍然认为他们的政府是西藏政府,他们的领袖是达赖喇嘛,这对中国人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不管中国人撒大洋,还是描绘再美的共产主义新西藏,西藏人没有兴趣,也不相信,而且,继续追随中国人认为剥削者的达赖喇嘛,而对无产阶级的救世主共产党冷眼相待。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想获得控制西藏的绝对权力, 1950年为了尽快进军西藏的需要假惺惺地在十七条里写了“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不予变更。”中国人非常清楚一山不容二虎,一国更不能有两个政府,特别是藏人自己的政府,因此,按中国人的思维必须要铲除西藏政府才能彻底控制西藏人,特别是达赖喇嘛的影响。

中国人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铲除西藏政府的机会,但是,中国人对西藏政府怎样施压,霸道和恐吓,西藏政府总是逆来顺受,如,西藏外交部的吞并、强制要求革职两位司伦、监禁西藏人民会议主要人物,解散西藏人们会议、甚至要求打压曲西岗珠军等等问题,西藏政府尽量满足中国人的要求,或者以不同的理由进行辩解、拖延等,尽量避免制造对立和矛盾。这对于中国人是非常不利,总是找不到借口。1959年3月10日藏人集聚罗布林卡守护达赖喇嘛的自发行动,中国人终于看到了铲除西藏政府和打击西藏政治精英的大好机会,因此,藏人集会第一天中国人就一口咬定是“叛乱分子”。但是,藏人就是守护罗布林卡而没有攻击中国军队,藏人集聚一周之后仍然驻扎在罗布林卡周围、开会外没有任何攻击行动。中国人等的不耐烦了,3月17日向达赖喇嘛居住的罗布林卡发射炮弹刺激藏人武装反抗。炮轰之后虽然民众和西藏官员非常紧张,但是,还是没有反击中国人。只是策划达赖喇嘛秘密离开罗布林卡,西藏人没有进入虎视眈眈、磨刀霍霍的中国人设下的圈套。中国人等到3月19日西藏人还是没有攻击,所以,20日按策划已久的阴谋发起对拉萨罗布林卡、嘉布日、布达拉宫、觉康、然莫且的武力打压—–炮弹如雨,吉曲河被藏人的鲜血染红了—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