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屠杀和奴役70年之十三—-七十年的种族灭绝政策

vot.org

【西藏之声2019年12月28日报道】中国人等待多年的“机遇”终于来了—拉萨藏人在罗布林卡保护达赖喇嘛,以及不让他前往中国军营。中国政府抓住这个准备消灭西藏政府和西藏政治精英分子,并要由中国人彻底取代西藏政府。但是,由于中共曾经为了进军西藏中部承诺不改变西藏政府,而且,国际社会也在关注中国人在西藏的所做所为。因此,中国人直接废除西藏政府,直接屠杀西藏人,乃是共产党的下下策。中国人必须利用一个借口,哪怕是自己编造的。

1959年3月藏人聚集在罗布林卡前 网络图片

3月10日藏人到罗布林卡集会请愿达赖喇嘛不要去中国人军营,因为事发突然,西藏政府官员都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中国人竟然第一时间确定是“叛国”、“是一个有计划的阴谋”、是“地方政府内部的反动分子搞的”。很明显中国人的剧本已经写好的,只要给一一套上去就可以的。这点可以在很多中国官方的资料中得到证明,如中共西藏党史丛书《平息西藏叛乱》等可以证明,早在1959年2月27日,拉萨的中国官员向中央汇报时已经确定: “(1)西藏上层是有计划、有目的的制造此一事件,而又利用达赖及噶厦的一些人也了解一些情况,企图拖他们下水:(2)许多情况达赖和噶厦是清楚的,是事先或事后商量过的,证明是有预谋的。”因此,3月10日第一时间直接按照剧本表演即可。

此时,中国最高统治者已经向拉萨的中国官员下达了“欢迎叛乱”和随时准备“平息叛乱”的批示。因此,中国人的最高层和在拉萨的中国官员都已经做好了“总决战”的准备。当然,中国人在过去九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做准备,此时,做军事部署的最后环节。

但是,问题是西藏人并没有按中国人的剧本行动,他们只是守住罗布林卡外,没有军事攻击中国人。这是中国人无法在宣传上显示军事打击有理,所以,等的不耐烦的中国人终于在3月17日向达赖喇嘛居住、数千名藏人守卫的罗布林卡炮击。中国人多年否认炮击罗布林卡,后来就丢给拉萨运输站的经济警察曾惠山“没有请示”、“擅自”用六0炮打了两炮。但是,藏人仍然坚守而没有武力攻击中国人,但是,这两炮给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中国人要屠杀藏人,包括达赖喇嘛在内,因此,迫使达赖喇嘛等西藏政府当晚离开罗布林卡。

由于中国人的资料包括军方资料等为满足不同时期宣传的需要,对很多事实进行了篡改,因此,很多中国官方资料相互矛盾或者同一事件有不同的表述。但是,从当时在罗布林卡现场的所有藏人的说法是一致的,即直至中国人发起攻击,藏人并没有攻击中国人。从当时的情况看,藏人主动发起攻击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大部分藏人不知道达赖喇嘛3月17日晚上离开了罗布林卡,他们是来守护达赖喇嘛的,他们非常清楚任何不当行为会对达赖喇嘛安全造成危险,而且,也非常清楚中国人的军事力量,他们只是想用自己的生命保护达赖喇嘛。所以,中国人指控藏人所谓“攻击”,甚至炮击中国人等明显是造假,中国人没有打第一枪等更是弥天大谎。

中国人炮击罗布林卡后藏人仍然没有发起反击,藏人紧张,担心达赖喇嘛的安全,继续坚守罗布林卡。中国人炮击两天之后还没有藏人主动发起攻击,中国人终于等不住了—开始对藏人发起攻击。

当时中国人屠城拉萨的部署是:“第一阶段以159团二营在308团炮火的掩护下,首先攻占甲波日,切断罗布林卡与市区的联系;第二阶段以155团(欠二营)主力从东西两面对罗布林卡实施夹击,消灭叛乱武装主力。159团攻占功德林并以一部兵力配合155团攻击罗布林卡之敌;第三阶段以155团(欠三营)、159团(欠一营)和警卫营机动兵力包围歼灭市区之敌。”

下面就中国人在1959年3月屠城拉萨的情况,当然这只是冰山之一角,但希望读者能从点看到面。

屠城拉萨

1959年“3月20日凌晨拉萨时间两点钟,解放军的炮弹掠过达赖喇嘛的寝宫顶,落在了寝宫与厨房之间的院子里爆炸,震的非常厉害,达赖喇嘛寝宫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了。这是轰向罗布林卡的第一炮,当时我就在寝宫那里,被炮声惊醒 了。第一声炮响让我非常紧张,听到第二、第三声炮响后,慢慢就没有恐惧了。更何况炮弹已经像下雨一样密集起来。就是说,此时中共并不知道达赖喇嘛已经出走,但他们却朝罗布林卡开炮了。”当时,睡在罗布林卡的丹巴索巴说。

当时在罗布林卡对面热麻岗的居钦图登旺杰也说:“凌晨两点我们听见了炮声。”

炮弹像下雨并非夸张,请看中国军方和中国人的回忆录:

中国军方的记录是:“攻打罗布林卡的战斗开始,三0八团全部大炮和一五五团设在烈士陵园炮阵上的六0炮、八二迫击炮、无后座力炮,一齐向罗布林卡轰击,采用续进弹幕的打法,即以十五公分为一个射点逐次成一条线向前推进,这是炮兵轰击最强大的火力,炮弹先从东往西一层一层地撒开,遍地开花。叛匪承受不住这猛烈炮火的打击,纷纷从东往西跑,炮弹追着他们往西炸。叛匪跑到西,见炮弹在西炸,又调头往东跑,炮弹仍追着掉进叛匪群中爆炸,这样从东往西,又从西往东来回地轰击—”。

中国人的回忆录: “用122毫米榴弹炮以徐进弹幕射击的方式轰击园内空地上的叛匪,以15米一个炸点逐次成一线推进,在猛烈火力打击下,上千叛匪窜出罗布林卡,炮弹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落下,炸得其人仰马翻—-”

中国人对罗布林卡的炮击持续了3个小时。

甲波日的炮轰情况藏人见证:“中国入从炮兵营向甲波日开炮,打了两个小时,没有间断,整座山上浓烟滚滚。”中国人说:“药王山头烟火飞腾,尘土弥漫,乱石崩云,炮火一批比一批更加猛烈,更准确,间隙的时间更短!我感到大地在震抖,仿佛空气也在燃烧。”“随后的一小时,千余发炮弹呼啸着落到山上,所有的碉堡战壕几乎都未开火即被摧毁。”(中国人撒谎,甲波日上当时根本没有战壕,更没有碉堡,只有寺院和藏医院。)据中国人的资料显示:中国人对甲波日至少轰炸了3个小时,一小时之内发射一千多发炮弹,弹丸之地夷为平地。中国人为什么对甲波日攻击?因为甲波日是拉萨市的制高点,并且离罗布林卡和布达拉宫都很近。

中国人向布达拉宫的炮击。“罗多林卡的新军营也向布达拉宫开炮,炮火在布达拉宫宫墙上炸开,黑烟、白烟,特别轰炸红宫时红色的尘烟滚滚,大概炮轰了一个多小时,我以为布达拉宫已经完了。”这是中共官员谭冠三命159团、155团、军区警卫营的无座力炮营在苗中琴指挥下进行的炮击。中国入的说法是:“(炮)它的爆炸力不大,但杀伤力强。”总之,中国人对布达拉宫进行了长时间的炮击,但是,布达拉宫没有任何的武装力量,只有常驻布达拉宫的僧人和一些从三大寺来的僧人,他们没有武器,中国人炮击布达拉宫后大多数人僧人逃走了—-但中国人描写的有头有尾,当然是军方写的。什么“布达拉宫的左侧,是叛匪的炮兵阵地”,炮是谁的?人谁?明显是造假。

中国人在觉康、热木且进行了惨烈的屠杀行动:

在热木且:中共军官说:“我军即以爆破、喷火器、手榴弹、冲锋枪等短兵武器,对敌展开猛烈攻击。”当时在小昭寺的僧人扎西巴登的证词:“他们发射了两颗炮弹。然后停了几分钟。他们在校正坐标。—经过试射之后,在炮声震天中,炮弹像阵骤雨地打在小昭寺。日落后,我在庙的废墟里看到大约五六十具的尸体。”

另外一位西藏人指证:“这时候,四面八方朝我们开枪,弹如雨下,弹打到墙壁上,灰尘四起。小昭寺金顶的屋脊和管家房子所在的那一排房子,辨经场里的印经院被共军放火烧着,浓烟滚滚。”

觉康:当时担任保卫大昭寺的西藏政府职员强巴丹增说:“院子里有一些藏军和很多自愿来保护大昭寺的民众,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大多数人乱纷纷的各自找自己的位置。有的站在院子里,有的上到屋顶,有的跑到楼上的走廊上。有一大群人守在正门口,试图以血肉之躯保卫神圣的大昭寺。–他们认为解放军会从各大门攻入大昭寺,因此各人分工,负责带领西藏兵和民众把守各大门。正门口人最多,数百人拿着刀枪守卫在大门内外,准备以血肉之躯阻挡进攻的军队。

帕廓街一带遭到炮击,炮弹落到大昭寺正门前,门前的石板被炸烂,在门口守护的民众、西藏政府士兵和僧人死伤惨重。煮茶的地点被炮弹击中,堆在墙边的柴草着火。附近楼房顶上的汉人朝大昭寺里扫射,子弹打在金顶上,碎片噼噼啪啪地掉在院子里。大昭寺内的西藏军只有几挺机枪,民众有一些英式步枪,显然无法抵挡。我没有让西藏军还击,因为附近有许多民众,他担心还击会引来对方的手榴弹,导致民众伤亡。—最后为了避免大昭寺被中共炸毁,西藏人投降了–

拉萨吉曲河边:当时在罗布林卡的藏人堪穹达热•多阿塔钦说:“下午三点时 ,罗布林卡南门的然马岗渡口的这边,炮弹像下雨一样落到渡口对面的沙滩上,炮轰了大约两个小时。炮弹的烟雾中,数百名人马在烟雾里来回乱跑,这些人就是自愿守护罗布林卡的民众,和刚才在罗布林卡里面准备马匹要逃走的人。在这次炮轰中,数千藏人被屠杀,炮轰中死去的政府工作人员有洛桑益西,孜仲坚赞扎西,贡确多丹朱古,桑多录格登等。”

在罗布林卡对面不远处然玛岗的居钦图丹旺杰看到:“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骑马的、奔跑的,都跑向渡口方向,被扫射得人仰马翻,罗布林卡和然玛岗之间的那一带堆满了尸体。有的人还是跑到了河边,我们脚下的军人一阵扫射后,人和马倒下在河里,河水慢慢地流,被打死的人和马的尸体堵塞了河道,堵了一阵子后,河水又把尸体冲开,一片红红地裹著尸体淌下去,我当时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被杀光了吧……拉萨城内、达赖喇嘛警卫队军营、江孜军营、罗布林卡…….炮火连天直到天黑。”

中国人在西藏的种族灭绝屠杀覆盖了西藏全境。之前中国人以平叛、防叛之名在西藏康区和安多实施大规模的屠杀行动。1959年3月之后,在西藏政府管辖的西藏中部为主的地区开始了平叛屠杀运动。

达赖喇嘛和噶厦官员最初计划到山南后再和中国政府谈判,但是,当达赖喇嘛一行出走不久收到屠城拉萨,以及有中国军队逼近的信息,所以,迫使继续前行。到了隆子宗后宣布了西藏政府迁移至隆子宗,并向各地发布了一道指令。但是,由于中国人的威胁步步逼近,最后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再次往边境地区移动,最终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3月31日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流亡印度。

3月28日,中国政府宣布解散已经流亡印度的西藏政府,而且,再次谎言满天飞的说什么:“三月十九日夜间指挥西藏地方军队和叛乱分子向驻拉萨的人民解放军发起全面进攻。”但是,中国人的目的已经实现了,他们夺取了西藏的所有权力,驱逐了西藏政府。虽然,中国人的目的达到了,但是,中国人对西藏实施种族屠杀的规模继续不断加大。

很多人想知道,在1959年3月中国人在拉萨杀害了多少藏人。中国政府公开的说法是:“藏人死伤俘人5360人,其中死亡545人。”但是,当时按照中国人自己的说法如此大规模的炮击,屠杀开展了数天,这个数字绝对是不正确的,除此之外中国人没有公开任何数字。但是,1961年11月,在喜马拉雅山区流亡藏人秘密游击队在一次袭击中国军方车队时获得了大量的文件,其中根据中国军方内部文件显示:1959年3月到1960年10月之间,西藏中部即西藏自治区死亡的藏人是87000人。因此,这个数字中包括3月拉萨大屠杀。可以看出中国人在拉萨屠杀西藏人的惨烈程度。

平叛

自从1959年3月,中国人屠城拉萨之后,中国人在西藏中部开始了如同康区和安多的所谓平叛的军事行动。时间横跨3年多,而此时康区和安多已经进行了3年多的平叛军事行动。

中国人屠城拉萨之后,大量的藏人开始逃跑,向印度、尼泊尔、不丹边境地区逃亡。中国人把所有的逃亡的藏人称为叛乱分子进行了屠杀,不分男女老少,僧俗,只要中国军人看到就实施屠杀。这与中国人大量无辜屠杀康区和安多逃亡民众一样,他们用飞机轰炸、扫射—-《中国国防历史》记载:“为了查明逃窜叛匪行踪,并相应进行空中突袭,3月21日至4月5日出动杜-4飞机十五架次,执行侦察十一次投弹扫射四次—”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以下是逃难的藏人一路上看到的情景。

“在纳措山上,只见横尸遍野,到处是僧人和几十个俗人的尸体,鲜血和袈裟看上去一片红”

“—甘丹寺的僧人没有枪,没有马,又被包围,无力反抗,只好随中国人射杀了,他们都死在那里,我们逃到很远还听到中国人射杀那些僧侣的密集的枪声。”

“—羊卓雍措湖边,见几百名藏人尸体在湖边和附近的草滩上,死者都是僧人,此时已看不到敌军,死难者的鲜血将湖边的水也变红了。”

到1959年的时候,在西藏康区和安多的平叛已经进入非常激烈的阶段。中国人把更多的军队调遣到西藏中部,在康区和安多平叛军事行动主要是中国人和蒙古骑兵联合执行。1958年8月1日蒙古骑兵向西藏人扣动扳机,挥舞日本刀来回扫荡图伯特高原—一直到1960年10月。中国人将“骑兵第十三团和第十四团,分别更名为三十一部队和四十一部队,参加平叛战争。”专门研究蒙古骑兵在西藏著作《蒙古骑兵在西藏挥舞日本刀》有很多记录。该书作者是蒙古学者俄尼斯.朝格图(杨海英)先生。以下摘录其中的一部分如下:

该书记载:“参与空袭西藏人的中共空军飞行员江达三说:“某天早上八点,我发现了二十多顶帐篷,匪徒二百至三百人,牛羊千余只。我将战斗机降低到离地面二百米左右的高度做了确认。那些家伙们只是呆呆地张望着我们。我再次确定了位置,并按下了按钮,二百五十二个炸弹瞬间全部倾泻了下去。从上空望去,一片片帐篷被炸弹掀飞,一群群牛羊倒下。我用无线电向司令部报告了攻袭成功。司令部表扬了我们并“祝同志们一路平安”。”

““一九五九年秋,约一百户西藏人牧民,共五百多人为了躲避中国人,来到这里“香巴拉”避难。—难民在这个隐蔽的谷底度过了寥寥几天宁静的生活,就被人民解放军的步兵部队包围。–他们遭到了人和家畜都不留活口的彻底屠杀。”

蒙古骑兵第四十团1958年11月21日在图伯特保日寺进行屠杀的情况:“歼灭了“一千余叛匪”—副团长苏日和木写道:“我环视了一下阵地,只见遍地是敌人的尸体,像砍倒的高粱秆一样—–“一人不留,全被日本刀砍杀””

“解放称多县后,俘虏过多,无处收容。如果将匪贼释放,他们会再次叛乱。他们杀人放火,袭击中国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于是公安机关和玉树平叛指挥部经过讨论,决定对其实行枪决。处决是秘密进行的。每个连都执行过同样的处决。我们连决定在深夜处决那些西藏人。我们用卡车将八十多个西藏人拉到山间。四排负责警戒,第一、二、三排挖洞并处理了他们。我们挨个静静地处死了他们。在我们掩埋尸体时,不知谁喊了声“还有人活着”。于是营长一把夺过士兵手里的铁锹,朝那个西藏人的头砸了下去。”

“巴瓦是中共在安多组织的蒙古骑兵的一个班长,“一天,巴瓦的班逮捕了四十多名藏人,把他们带回了军营。就在蒙古骑兵走进军用帐篷,熬奶茶时,中国军队将那些俘虏排成一排,用机关枪扫射了他们。””

“一九六0年八月一日,骑兵第十四团一个班的八名士兵被藏人杀害。得到消息的吉尔嘎朗团长勃然大怒,屠杀了藏人俘虏,并且攻陷寺院,杀害了僧侣们。青海省军区的孙光司令称赞了吉尔嘎朗行为。”

“中国人的步兵总是会马上说:“这些人妨碍行军,收拾掉”。他们不会留下俘虏,全部杀掉。”

下面再看中国人对西藏普通老百姓实施屠杀的情况。事件发生在西藏康区昌都的江达县豆扎,时间1959年4月18日。18日夜晚,解放军两个团将豆扎地区双重包围。19日上午,中国人的飞机发现了山沟里躲藏的藏人和牛马等家畜,飞行员向设在西宁的空军指挥部建议扫射,为地面部队指引方向。轰炸机随后飞来,朝地面的帐篷和牲畜扫射。包围这一地区的部队立即赶到扫射地点。130师的猛烈炮轰和轰炸机的轮番轰炸,空中和地面炮火的猛烈攻击—-那里躲藏的是两千多名僧人和逃难的民众。

中国人在平叛中的屠杀行为绝对是种族灭绝式的屠杀行动,在此无法一一举出。

当时,参与屠杀藏人的中国兵种包括:步兵、骑兵、炮兵、装甲兵、航空兵、工兵、防化兵、运输、通讯、侦察等部队。其中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人的空军实施屠杀藏人行动的情况如下:

空军在青海“先后参战机组34个,参战飞机30架,主要战斗出动224次,飞行时间近700小时,对敌实施轰炸33架次,扫射53架次,照相侦察33次,目视侦察123次。轰炸航空兵空23师三年间在西藏共出动飞机16架,飞行61架次。参战机型为杜-2、杜-4、伊尔-28等轰炸机。”当然,这只是最保守的数字。

因此,蒙古学者俄尼斯.朝格图(杨海英)先生是这样总结的:

“我在此重申,TU-4和TU-2是苏联赠予中国用来支援参加韩战的“志愿军”。虽然不知道轰炸机中有多少被派遣参加了对抗“美帝国主义军”的战争,但毫无疑问,其主力被用在屠杀只有刀、长矛和猎枪的藏人。”

中国政府一方面开展大规模的军事屠杀行动,同时在康区和安多地区开始蔓延中国人为造成的“饥荒”,在西藏发生了有史以来第一次饥荒而大量的藏人死亡。对这一历史记录最为详细的是藏人怒罗的回忆录《那年,世時翻轉:一個西藏人的童年回憶》,作者怒罗等1958年为了避免中国人的迫害在父亲的带领下逃亡拉萨,在一路上遭到中国人的追杀、拦截—最后父亲战死,十岁的他和哥哥被俘虏关押地牢。1958年12月20日,他和哥哥被送进了叫幸福院的孤儿院里。这些孩子的父母都被捕,还有家人被捕无人照顾的老人。当时,孤儿院有1000多名孩子,老人院有600多名老人。但是,他们进入孤儿院不久发生了饥荒。“幸福院三个队共有小孩1千多名,老人6百左右,其中少数几个由家长领走以外,现在三个队总共只剩下50多个小孩和十多个老人,不到半年差不多都饿死了,确切地说他们在两三个月内死亡。即使是无主的牲畜,这样的死亡也是少见的。”

在西藏发生饥荒(政府人为造成)开始于1958年直至1961年在结束,而以上作者的记录只是一年内孤儿院和老人院的情况,事实上在西藏绝大部分地区发生了同样的饥荒。虽然,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开当时在西藏饿死人的数字,但是,从以上的例子中可以看到极其严重的饥荒。

中国人以平叛之名用全国最优良的军队和武器对西藏人展开大屠杀6年之久后,在此期间同时发生着严重饥荒,大量的藏人在死亡。中国人一方面用军队屠杀藏人,另一方面让藏人活活饿死—。

之后,是中国人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在所谓的民主改革运动和平叛中逃过一劫的西藏寺院等传统文化中心、藏人家保住的佛像、经典,包括语言等再次遭到了清洗。中国人的说法是这一运动十年后结束,但是,在西藏一直持续到1980年才被彻底停止。

1979年开始,中国政府表达了和西藏流亡政府接触的意愿,之后西藏政府和中国政府开始接触,随后,数个西藏代表团访问了西藏和中国。回顾,当时中国方面开始接触的原因,以及目的。一方面中国高层错误估计认为西藏人民仇恨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认为他们改造西藏人很成功。另一方面,中国和苏联闹僵,而苏联方面也在积极展开试图插手西藏问题的活动,这是中国人最不想看的。所以,当时西藏政府第一个代表团抵达中国后从中央到地方官员第一句就是不能和苏联联系。以中国人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怕死的观点,中国人对民主制度的美国并不恐惧,怕的就是不怕死、不讲道理的苏联。所以,中国当时想和西藏政府对话,并实施一些开放政策。但是,不久中国人才明白西藏人民仍然崇拜达赖喇嘛和热爱西藏政府。另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联的威胁也被化解后,中国人再次对西藏实施了殖民统治,停止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接触。

后来当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放弃西藏独立,建立西藏非军事区、名副其实的自治时中国政府一口咬定是在搞独立,藏中对话停步不前。中国政府对西藏问题的既定政策是拖延时间,等达赖喇嘛圆寂。因此,西藏方面怎样让步,呼吁中国都不会做出积极的回应。

也因此,西藏境内的抗议也接二连三爆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从未停止过。因为,中国政府对西藏实施的是殖民政策,以及文化灭绝政策,西藏民族的生存遇到严重的威胁。因此,迫使藏人不得不反抗。最近一次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发生在2008年,中国政府实施一贯的做法进行了镇压和屠杀。2008年3月仅仅在拉萨中国政府屠杀2百多人,六千多人被捕,数千人失踪。而抗议在西藏各地爆发安多阿坝也实施了屠杀行动。从2009之后,藏人开始以自焚抗议中国政府,“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9年11月26日,在境內藏地有155位藏人自焚抗議,在境外有8位流亡藏人自焚抗議,共163位藏人自焚抗議,包括26位女性,以農牧民、僧尼、學生為多。所能知道的,已有138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32人,境外6人。”

有关2008年藏人抗议事件请参阅笔者在2008年抗议十周年时写的《2008年图伯特人抗议十周年》共有十篇文章。

总之,今年是中国人非法占领西藏七十周年,回目过去的70年,是西藏历史上最悲惨的七十年,是入侵、屠杀和奴役的七十年,是种族文化灭绝的七十年,是藏人抗击侵略者和抗争复国的七十年。也是一个弱小民族对抗全球最大的共产党政权的七十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