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历2146年(公历2019年)达赖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顾

vot.org

【西藏之声2020年2月25日报道】在刚刚过去的藏历2146年(公历2019年2月至2020年2月),西藏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因年逾八十四岁,身体健康状况牵动着藏人与世界各地的追随者、爱戴者的心。尊者去年虽未再进行长途的出国访问,但在达兰萨拉与印度国内各地的弘法与参访脚步却毫不停歇,并继续推倡人类价值与宗教和谐,同时呼吁各方一道保护西藏的珍贵文化与脆弱生态。

达赖喇嘛尊者去年向韩国信众弘法 图片翻拍自OHHDL网站

达赖喇嘛尊者在驻锡地达兰萨拉的公开活动

去年2019年2月11日,达赖喇嘛尊者于藏历土猪新年的首场大型见面会,是与美国知名作家、灵性导师狄巴克•乔布拉带领的团体交流,探讨慈悲与当今社会之间的关联;2月18日,尊者接见了数十名印度工商联合会女性分会成员,指出女性对他人痛苦的敏感性普遍高于男性,因此鼓励她们不要满足于在家相夫教子,而是更加积极地引领和平社会的创建行动;2月19日正逢藏历新年正月十五,尊者莅临于大乘经院举行的“神变月法会‭”,向聚集的数千各国僧俗信众教授《佛陀本生传》等经典。‬‬‬‬‬紧接着20日至24日连续4天,尊者向聚集的数千信众讲授了《中观心要论》,并传授了愿心仪轨与文殊随许。‬‬‬

去年 2月27日,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及下属各学校、西藏境内外嘉绒地区僧俗代表、流亡藏人商业协会,以及藏医格桑顿丹四方,共同在大乘经院为达赖喇嘛尊者举办长寿祈愿法会。尊者出席法会感谢各方之余,也呼吁境内外藏人继续努力维护西藏民族勇气的来源——由西藏语言文字所记载的那烂陀哲理;2月28日、3月1日两天,尊者在居所内向160多名蒙古信众,以及透过网络直播而请法的另外4000多人讲授佛法。尊者鼓励各方在尊重上师的同时,也应该认真观察检验上师所讲的话,避免盲信。以“凶天”问题为例,尊者指出,正因为缺乏这种习惯,才造成信众盲目听随某些上师而将世间怨鬼凶天当作护法来供奉。

去年3月10日,尊者接见了数十名前来达兰萨拉参加“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活动的海外中国民主人士。同一天,尊者也会见了前来支持藏人抗争的博茨瓦纳前总统伊恩•卡马;3月中旬,尊者成为2019年和平于世奖得主, 而和平于世联盟负责人派遣美国爱荷华州主教托马斯•R•辛库拉亲自到达兰萨拉向尊者授奖;3月底,尊者先后接见了数十名来自蒙古国学界、政界、医学界的人士,以及来自新加坡“1880俱乐部”不同信仰、领域及年龄层的八十多名成员。

去年4月1日,尊者从达兰萨拉寝宫透过网络视讯,向聚集在台湾台北的数千信众弘法;5月5日,尊者在大乘经院参加尊圣寺举办的第二届藏传佛教跨学派“时轮”传承研讨会;5月6日,尊者接见来自印度、越南与俄罗斯的百余名商界人士,讲解了印度传统文明中的非暴力与慈悲理念与当今世界的关联;5月10日至13日,尊者向以俄罗斯请法团成员为主的各方信众共七千多人讲授《宝性论》与《三主要道》,并传授了发心仪轨;5月17日,藏传佛教各传承与西藏雍仲本教的领袖与上师、境内外藏人民众代表、藏人行政中央与西藏人民议会代表,共同于大乘经院为达赖喇嘛尊者举办了长寿法会。而尊者也在法会上开示说:“既然我的存在利益着各方,那么我也会希望并祈祷活到110岁。” 5月底,尊者先后在居所内接见了来自越南的请法团,以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沙提雅提与其工作团队。

去年6月3日,尊者在一年一度的“夏季青年传法会”上,为藏人青年以及各方信众讲解《佛子行三十七颂》;6月5日,尊者向约万名僧俗信众传授了“观音世间自在”灌顶。

8月3日尊者在达兰萨拉接见美国国会代表团成员 图片由达赖喇嘛办公室提供

尊者还于6月先后接见了由六十名伊朗商界人士组成的参访团,以及西藏青年会近百名代表。

去年7月5日,尊者八十四岁华诞前一天,参加了由藏人行政中央卸任公务员共同举办的长寿祈愿法会。尊者致词感谢各方,并指出这一代藏人虽然经历了流亡,但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也摆脱了当年的保守旧习,获得更大自由。西藏发生巨变后,藏人民众为了西藏的政治与宗教事业付出了努力,六十年后西藏虽然还是没有自由,但是西藏的文明被世人看见;7月8日,尊者与来自印度、俄罗斯与澳洲等国的教育专家共同出席“第三个千年的人文教育”研讨会,同众人分享自己对当今教育体系的看法;尊者于7月下旬先后接见了藏医历算学院师职工与毕业生,以及来自欧美各国在达兰萨拉参加西藏社区体验营的藏人学生。

去年8月3日,尊者接见了前来拜访的美国国会议员戴维•普莱斯、范恩•布肯南等来自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六名议员,以及国会工作人员共三十余人。尊者致词感谢美国对西藏所给予的帮助,强调美国向藏人伸出援手并非仅因政治考量,而是基于道义原则。

去年9月4日至6日,尊者在大乘经院向新加坡与印尼等国的信众传授佛法;9月13日,重建于境外的西藏“香甘丹曲果林”寺、流亡藏人商业合作联盟、“四水六岗”组织、西藏贡觉籍藏人代表,以及尼泊尔流亡藏人代表五方,共同于大乘经院为尊者举办了长寿祈愿法会。

10月3日至5日,尊者应台湾佛教团体的祈请,在大乘经院向来自六十一个国家的七千五百多信众讲授佛法;10月23日,尊者与来自南苏丹、缅甸与叙利亚等世界各大冲突地区的二十多名青年领袖一道,出席了由达赖喇嘛办公室与美国和平研究共同举办的第四次对话活动;10月29日,尊者出席达兰萨拉“西藏戏剧表演艺术中心”成立六十周年庆典,30日与来自美国、南非和印度的科学界人士一同参加由“心灵与生命研究所”举办的佛教科学与现代科学对话活动。

11月2日,尊者莅临位于达兰萨拉附近的西藏上密院,参加该院创办人吉尊.贡噶敦珠诞辰六百周年纪念活动,并为一场为期三天的密法答辩会揭幕;11月4日至6日,尊者应韩国请法团祈请,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六千多名僧俗信众讲解《心经》与《三主要道》,并传授了发心仪轨;11月8日,尊者接见来达兰萨拉参加“全球投资者会议”的各国商界人士;11月11日,尊者与来自西雅图大学与贡萨加大学等六所美国学校的学生与教育界人士就“如何培养下一代人的慈悲心”展开对话。

去年12月4日,尊者接见了六十多名已考取佛学博士“格西”学位的僧侣;12月6日,尊者与一批来自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推动人士进行了交流,7日莅临境外格尔登寺建寺二十五周年纪念活动。

尊者与萨迦传承第42任法王在菩提迦耶

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之外印度各地的行程

去年4月2日,达赖喇嘛尊者赴新德里访问,5日与诺奖得主印度儿童权益活动人士凱拉西•沙提雅提、德里首席副部长兼教育部长西萨蒂亚等,一同为“社会与情绪及伦理教育”教材全球启动仪式揭幕,7日在新德里接见由美国知名慈善家和探险家鲍比•赛格尔带领的47名全球青年领袖团体成员。4月 8日,尊者返抵达兰萨拉。

在结束新德里行程返回达兰萨拉后,尊者于4月9日因感冒引起肺部轻微感染而再度前往新德里,住院接受治疗。4月12日尊者出院,并于22日下榻位于德里的西藏青年宿舍,26日向数百藏人学子给予开示后,返回达兰萨拉。

去年6月12日至16日期间,尊者赴新德里访问,参加了在自己倡议下举行的印度穆斯林大会,与印度前副总统及其他国家的大使馆官员、各大穆斯林团体的领袖与学者,共同探讨如何化解、预防穆斯林内部派系纷争,同时推动与其他信仰间的和谐关系。

去年8月9日至29日,尊者在库鲁县下辖的马纳利“阿里僧院”向喜马拉雅信众教授了《修心八颂》、《佛子行三十七颂》以及《菩提心释》,并传授观世音灌顶。尊者还出席了此次法会祈请方为尊者举办的长寿祈愿法会。8月29日尊者抵达卡纳塔克邦门格洛尔市,30日出席全印天主教学校协会第五十二届全国代表大会,31日返回达兰萨拉。

尊者于去年9月19日再度赴新德里访问,20日在新德里“希里朗姆”学校,向来自五十所首都学校的两千三百多名学生发表演说,21日会见了一百多位学者、专家及外交官,并向他们解释了慈悲根性与宗教和谐等理念。22、23日,尊者前往印度北方邦的马图拉市,访问位于当地的“乌达辛卡什尼”修院,25日回到新德里,同多位来自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锡克教等信仰的领袖,共同出席了一场跨宗教集会,提倡宗教间的和谐。在结束对新德里与马图拉市为期一周的访问行程后,达赖喇嘛尊者于26日下午返回居住地达兰萨拉。

去年10月12日至16日,尊者对与喜马偕尔邦接壤的旁遮普邦昌迪加尔市进行了访问。尊者受邀在吉特卡拉大学以“教育体系为何需要普世伦理”为主题,向该校师生与来自多个国家的教育界人士发表演讲,并于昌迪加尔大学向该校四千多名师生发表演说,阐释了不依靠宗教信仰而教人向善的“世俗伦理”在现代教育中所具有的价值。昌迪加尔大学还向尊者授予了“全球领袖奖”,以表彰他在推动世界和平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达赖喇嘛尊者于去年11月19日启程赴新德里,并于20日在德里“圣可卢巴学校”出席“兜率大乘修行中心”四十周年庆典。22日尊者前往南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古城奥兰加巴德,24日应二圣谛国际比丘培训中心的祈请,于当地一体育馆向五万信众开示基础佛法,25日返回达兰萨拉。

12月10日至24日,尊者应果阿大学邀请在卡拉艺术学院礼堂向各方发表演讲“古那烂陀佛法与现代世界的关联”,之后前往印南卡纳塔克邦的孟戈特,先后莅临位于当地的甘丹寺与哲蚌寺,向数万僧俗传授长寿灌顶,参加各僧院的答辩大会,出席为纪念宗喀巴圆寂六百周年而举办的“宗大师传记与著作国际研讨会”等一系列活动,并接受了由当地各大藏传佛寺共同供奉的长寿仪轨。

结束了在卡纳塔克邦的行程后,尊者于12月24日前往印度东部的佛教圣地菩提迦耶。2020年1月2日至6日间,尊者于菩提迦耶向数万信众讲解了《佛子行三十七颂》,并传授观世音灌顶与文殊法类灌顶;1月8日至17日,尊者在菩提伽耶先后会见了比哈尔邦首席部长尼蒂斯•库马尔与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信徒与访客,18日在巴特纳市向比哈尔司法学院的师生与司法工作者发表演讲之后前往新德里,20日返回居住地达兰萨拉。

尊者去年访问新德里的西藏青年宿舍

达赖喇嘛尊者在过去一年的部分重要讲话回顾

去年3月美国《时代》杂志在尊者带领藏人流亡六十周年之际,刊出对尊者的专访。尊者谈及达赖喇嘛制度的延续问题时指出,自己不在后的两三年内中国必然会选择他们的达赖喇嘛,但是绝对不会获得藏人的承认:“西藏六百万藏人信任我。只有达赖喇嘛能代表六百万藏人,其他谁都无法代表。”

几乎是同一时间,《路透社》也发布了对尊者的专访。尊者指出中共当局相当关注下一任达赖喇嘛转世的人选,因此将来中共极有可能指定一名他们自己的转世人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相信中共指定的达赖喇嘛。尊者说:“在将来如果你看到两个达赖喇嘛,一位是来自这里(印度)也就是自由的国家,一位则是由中国指定的。但是没有人会信任,也不会尊重中国指定的那位。”

去年7月份,尊者在接受印度杂志《一周》专访时指出,若自己真的被中国允许返回西藏,但却没有任何自由,这样便没有意义。尊者表示自己关心的是这一世,而非下一世,因为当下最为重要的是佛法的传承,其次才是达赖喇嘛制度。“如果转世有这么重要,那么为何佛祖都没有转世?”尊者并指出如果中国真的允许自己返回西藏,而自己也真的动身前往,那么最终必然会被安置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大房间内。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返回西藏没有意义,与其那样,尊者表示愿意在印度度过余生。

去年7月尊者华诞之际,印度资深记者维杰•克兰蒂也发布了对尊者专访的内容。尊者当时提及转世问题时强调:“我想明确地指出,这一世达赖喇嘛的转世或重生权,永远不会落入中国手中。”尊者指出,因为自己是在紧迫情况下离开西藏流亡印度,那么自己的转世自然会重生于流亡之地区而非中国控制下。“否则,我的流亡、我为藏人自由而做出的努力,就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了。”

去年10月7日,尊者接见三百多名藏人代表时指出,一些以私人身份前来拜访的中国商人与官方人士希望尊者去中国,但尊者强调他所继承的那烂陀文明思想,唯有在自由世界才能利益各方。虽是流亡者,尊者因秉持人类一体性理念,已不再执着于回归故里的观念,而是留在能够让所学有用武之处的地方。境内藏人知识分子也曾传话表明虽希望见到尊者,但不愿尊者失去自由,因此祈请尊者留在印度。

端云整理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