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桑杰嘉:中国全面扼杀西藏语言文字

vot.org

【西藏之声2020年4月18日报道】去年年底,媒体报导的一则消息受到西藏境外藏人的高度关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对蒙古语下达“病危通知书”,列为世界极度濒临灭绝的语言和文字行列,已经到了灭绝的临界点状态。”境内藏人大量传阅这则新闻,很多藏人的第一个反应是:“下一个是—?”大家心里很清楚,只是不敢说,或说不出口。

翻拍自网络

很多人会问,中国政府不是说大力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吗?怎么会使蒙古语“灭绝”?当然,中国政府的这些话鬼才相信。但是,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第一个所谓的“自治区”自治民族的语言,中国官方排位第二的文字濒临灭绝是真的。既然蒙古语面临如此残酷的厄运,那么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字的命运又任何呢?西藏语言文化是否会有未来?一连串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从另一角度看一点也不惊奇,因为,中国人自古至今只想要其他民族的土地和财富,对于他们文化、语言等严重歧视,并不关心,遑论保护。利用其他民族的文字也是为了政治宣传和灌输中国文化。而且一直在实施消灭各族语言文化,并进一步推进消灭各民族的政策。这一点在西藏、东突、南蒙古等地过去的七十年里暴露无遗,而蒙古语成了中国人枪毙的第一个“自治”民族的语言文字。那么,能否阻止其他语言文字出现同样的厄运?

中国入侵占领西藏之后,对西藏实施文化灭绝政策,使西藏文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在过去几十年里西藏人为了继承和学习语言文化进行多次的集体抗议。包括数千名小学生走上大街要求学习西藏语言文字,专家学者、知名人士纷纷致函、发表文章批评政府限制或禁止藏语言文字教学。然而中国政府采取一贯的做法,进行严厉镇压学生抗议,警告威胁知名人—封口。但是,中国政府扼杀西藏语言文字的政策继续推行,而且,范围在不断扩大。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更是肆无忌惮、公开地扼杀西藏语言文字。最近中国政府在西藏多地学校再次强制推行打击西藏语言文字的政策—即在学校禁止用藏语教授其他课程,藏语只作为一门语言课。

中国政府大力推动所谓的“内地班/校”、“异地办学”,以及国家层面推动所谓的““组团式”援藏教师计划”不仅加大西藏新一代藏人与西藏文化、社会、宗教、语言等强制切割,而且,直接空降中国各大城市的普通教师,担任西藏各学习的校长、教务主任等要职,打击、监控西藏学校学习藏语文,当然汉化是他们的特等任务。中国政府对西藏的寺院在假期开办“藏语补习班”也进行了政治运动式的打压,并严格禁止举办任何学习藏院语言文化的补习班等。

中国自占领西藏开始以先消灭西藏文化,最终消灭西藏民族为最终目的实施种族文化灭绝策略,但是,由于西藏境外藏人尽其所能,甚至有很多藏人用生命在极度有限的空间里拯救西藏文化、语言,使西藏文化艰难地继承下来了,延长了西藏文化,乃至西藏民族的生命。但是,最近几年中国一波又一波地开展运动打压西藏语言文化,保护母语已经是“黑恶势力”是“扫黑除恶”严厉打击的对象。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对西藏进行严酷政治打压的同时,对西藏文化、语言文字实施严厉的抹杀政策—西藏文化中国化、西藏宗教中国化—最终西藏人汉人化!

中国政府对西藏新一代藏人采取强制汉化政策,这一政策自中国占领西藏开始启动,但是,当时中国的能力有限只创建一些所谓的民族学院、保送西藏学生到中国学习,一般都是短期性,主要的目的是加速培养为其效劳的藏人干部。但随着中国经济等的发展,开始在中国各地建所谓的西藏“内地班/校”,使西藏新一代完全与西藏社会、文化、宗教等隔离,在纯粹的中国人的社会里生活、接受教育实为汉化。

中国政府汉化藏人最主要的战场学校教育(中国政府的说法是争夺下一代)上分两种模式进行,一是在中国汉化。以各种方式将数万计的西藏学生带到中国各大城市,完全切断与西藏社会、文化、宗教信仰的关系,强制汉化。即西藏“内地班/校”、 “异地办学”。二是西藏本地汉化。在西藏本土抹杀西藏语言,禁止西藏学生接触西藏传统文化。大量中国人以“援藏”的名义空降西藏各学校掌控大权,加强汉化。

在中国汉化

有关这一问题笔者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从1984年开始中共以各种理由,如“国家为加大西藏各类人才培养力度”决定在北京等城市筹建了3所西藏学校,在上海等16个省市分别选出一至两所中学举办西藏班。1985年,首批西藏学生被送到中国。据西藏自治区教育厅统计,30年来,内地西藏班(校)为西藏培养输送中专以上急需人才3.2万余人。目前,北京、上海、广东等21个省市的普通中学、中等职业学校开办有130多个内地西藏班和内地中职班,共有在校生1.8万多人。”

同时也指出:“由于中共利用在中国各大城市的所谓的“西藏班”对西藏青少年学生的腐蚀取得了较高的成效,从淡化西藏民族认同、对母语和传统文化的疏远,以及最终与家庭亲属和西藏母语社会、宗教文化形成隔离,还有加强了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价值观的倾向和接受。基本做到了对新一代西藏人‘移植脑袋’的作用。”

中国政府看到了在中国汉化藏人的效果,因此,在加强西藏“内地班/校”的同时,更上一层楼,开始创办所谓的“异地办学”加大汉化西藏新一代。而且,这个所谓的“异地办学”的概念还有严重的误导性,使人不容易发现有什么弊端。

一般情况下异地办学,就是在异地开办学校。如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各种技术学校等在学校总部所在地之外的地方创办分校或者教学等。全世界的名校都有异地办学的情况。但是,中国政府在西藏推行的“异地办学”真好于此相反。“不是把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技术学校的分校、分支落脚西藏,也不是西藏什么学校在中国某地方开分校。是把大量的西藏学生送到中国各大城市学校办所谓的“西藏班”、“玉树班”XXX班。”

当然,中国政府对此会冠上很好的理由,如玉树地方政府称:“异地办学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对口援青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推进青海藏区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落实青海藏区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缩小教育区域差距、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促进内地和青海藏区教育交流合作的有效途径。”

据不完全统计,玉树藏族自治州有5000多名学生在异地北京、辽宁、湖北、广东、四川、西宁市等六省市的14所学校上学。玉树州政府决定:“要坚持教育兴州战略,争取每年输送1000名高一新生到异地就读,让更多的农牧民孩子接受内地优质的教育资源。”

海南州,自2013年以来在江苏、湖北、四川等地开办了“海南异地中职班”,先后输送学生2000多名。”如今这个数字不知多少倍的增加—

玉树州政府大办特办“异地办学”“ 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成明显对比的是玉树州囊谦县2018年12月发布了《关于停止在寺院非法举办补习班的紧急通知》该通知认为,西藏寺院在假期举办的藏语补习班为“危险”、“有害”、“对年轻人的意识形态进行渗透”。还有把提倡西藏语言文化的藏人扎西旺秀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5年徒刑,关进大牢,当然集权天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异地办学”是西藏各地当局大力推行的汉化策略之一,由于政府宣传、诱惑,以及强制推行,西藏的家长和学生没有其他选择。

翻拍自人权观察网站

西藏本地汉化

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本地汉化主要策略是改变授课模式,减少藏语课程,增加汉语课程、大力推广中国价值观等的方式,打击藏语言文字的学习。还有在西藏创办中国式学校,有中国其它省市投资修建,直接有中国人管理所有事物,教学、管理等等。另外,中国政府派遣大量中国各地学校的中国教师空降西藏各地学校加大对西藏学习的教学、管理方面的直接干预,促进汉化步伐。中国官方称其为“组团式”援藏教师计划”,由中国最高层中央部委直接领导。

中国政府占领西藏后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开办学校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 对西藏新一代进行彻底洗脑、灌输共产文化、中国文化。但是,最初中国政府急于培养干部,当然干部必须是“鲜红”的。随着中国完全控制了西藏之后加大在西藏本地汉化的进度。

十年文革浩劫之后,中国在西藏逐步加大创办学校的步伐,而且,由于当时有不少较有影响力的藏人高层干部,以及中国大肆宣传民族区域自治,因此,在西藏本地的大部分学习开设了藏文课程,而且,中国政府也开始兜售他所谓的“双语教育”。使藏语言文字出现了极度有限的空间中生存的希望,而且,在藏人的不懈努力下藏语言文字得到了可喜的发展,使藏人新一代也开始回归母语、归回西藏文化。这样的趋势是中国政府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为,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既定政策是彻底消灭西藏民族,而藏人学习藏语、认同文化、认同西藏民族。这对中国实现其消灭西藏民族的目标当然是不利的。每个殖民者和集权政府都非常清楚消灭一个民族,首先必须消灭其语言。因此,中国政府在西藏以各种理由试图限制西藏语言文字的发展。当然,这需要从学校开始,从新一代藏人着手。

对此,中国政府首先设计“牛角式”教育体系,即从学习藏语的学生的前途越来越窄。如高中毕业之后只有创办数十年的几个民族学院,而且,同样是开设了数十年的专业,也只有一个班。无数的西藏高中生被堵在高等学府之外。没有了前途!(当然没有上大学不等于没有前途,但是,当时的社会认知如此。)

之后,就业上的问题。对学习藏语者中国政府四十多年开设的是一个专业–藏语言文学。这些学生毕业之后的选择是翻译、教师,以及出版行业等,这些非常有限的与藏语有关地的部门很早以前已经饱和、超标了。

然后在社会中炮制 “学习藏语没有用”的错觉。而如今公务员考试根本没有藏文,学习藏语的学生必须要和汉语专业者竞争—很明显根本不是对手。政府安排这样不公平的竞争,凸显“学习藏语没有用”的“真理”,使家长或学生放弃学习藏语。最终,又不是政府的责任,而是藏人自己放弃学习藏语。

但是,作为藏人学习自己的母语和文化不一定是找工作,为了生活或者获得利益,因此,很多藏人小孩仍然坚持学习母语。在西藏中国政府开设的学校(众多私立学校被关闭)教育模式可以分成三类:第一类教学模式就是以藏语为主、汉语为辅,即汉语作为语文课,其他课程由藏语教授。第二类教学模式是以汉语为主、藏语为辅,即藏语作为一门语文课,其他课程由汉语教授。第三类不设藏语课,所有课程由汉语教授。(也称普通学校,城镇、汉人集聚区较多。)

多年来,在第一类教学模式接受教育的学生之藏语水平相对于第二类教学模式普遍较高。因此,第一类教学模式普遍受到欢迎,也培养了较多优秀的母语人才,也因此被中国政府给盯上了—-

早在2010年中国政府在西藏安多地区的中学推行藏语文外其他科目用汉语教学的计划,即第二类教学模式。在西藏安多热贡、恰不恰、贵德、玛曲等地的中学生为主的西藏学生举行和平抗议游行抗议。因此,中国政府暂时没有公开实施。但是,当时中国政府对举行和平抗议的西藏学生实施了镇压,拘捕了不少学生,并判处了重刑。之后不久中国政府已经在很多学校强制推行第二类教学模式。

去年,果洛藏族自治州的有关部门已下令学校一年级以上除藏语课外停止所有科目用藏语授课,即强制实施第二类教学模式。当时遭到西藏社会各界的一致反对,但是,中国当局当成耳边风,强制推行。

2020年4月,多家媒体报道,中国政府要求今年年底开始在西藏安多阿坝地区强制实施第二类教学模式。于此同时西藏日喀则地区也从今年开始实施第二类教学模式。

人权观察组织进行的研究显示,“到2019年3月,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六个农村乡镇的所有当地小学都已改用普通话作为教学语言。”即推行第二类教学模式。

在西藏创办中国式学校,这些学校彻底抛弃《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是纯中国式的教育,从课程安排到师资全部是中国人,在西藏本地实施最有力的汉化教育。

中共官媒的虚假宣传

西藏人权报道,“据新华社报道,北京、江苏两省市分别投资援藏资金2亿元人民币,建成拉萨北京实验中学和江苏实验中学两所学校,2015年开始正式招生。这两所学校的老师全部是从北京和江苏派遣的汉人,江苏实验中学的2350名学生中百分之90是藏人学生。从这些情况得知中国政府在西藏自治区为主的西藏以“发展藏区教育”为借口,事实上采用各种手段逐步推行和实施汉化政策。”

另外,中国政府最近今年又开始推定所谓的“组团式”援藏教师计划”,由中央部委直接领导策划。

中国《教育部 中共中央组织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做好新一批“组团式”援藏教育人才选派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号召下, 2019年8月,来自中国17个省市的400名教师开始在21所西藏自治区学校担任教师和行政管理人员。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这批人才中,在西藏各学校担任校长、教学副校长、教务主任、德育主任的管理人员共有86名,专任教师314名。范围涵盖西藏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的学校。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指出中国政府的策略是;“以“发展藏区教育”为借口,事实上采用各种手段逐步推行和实施汉化政策。”

中国政府扼杀西藏语言文字的政策是具有全面性和系统性,从中国最高层到地方政府层层教育系统规划和强制实施。对西藏新一代实施彻底的洗脑。至今中国政府已经基本完成西藏各地学校实施第二类教学模式,并且加大所谓的“组团式”援藏教育项目。中国媒体称:“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为孩子未来种下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不是暗示种下了汉文化的种子,而且,可以燎原整个西藏?

另外,中国政府以经济建设为名鼓励大量的中国人涌向西藏,特别是开通青藏铁路之后这一状况更加糟糕。西藏社会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藏人被边缘化,西藏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西藏文化遭到最严重的破坏。但是,中国政府还在修建通往西藏的第二条铁路川藏铁路,通车之后对西藏的冲击可想而知。中国人海战术将如南蒙古一样吞没藏人并非遥远,而西藏语言文字如同蒙古语一样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下达“病危通知书”,列为世界极度濒临灭绝的语言和文字行列还会遥远吗?

2020/4/16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