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学者:印度必须将目光放远以理解西藏议题的重要

vot.org

【西藏之声2020年7月28日报道】流亡藏人学者卓玛兹仁于近日投书《台北时报》,她强调一旦让中共成功遏制西藏的反抗运动,中共将会毫不犹豫地进攻到印度边境的领土,到时印度政府将会意识到印度缺乏与中国谈判的实力。同时,她呼吁印度必须为中国日益扩张的现况做好准备,并且以更长远的目光理解西藏议题的重要性。

照片取自德干先驱报(Deccan Herald)

流亡藏人学者卓玛兹仁(Dolma Tsering)在《台北时报》(Taipei Times)投稿的文章《印度必须以西藏向中国反击》(India must counter China in Tibet)于近日(7月25日)刊登,笔者强调印度必须为中国日益扩张的现况做好准备,并且以更长远的目光理解西藏议题的重要性。

笔者指出继2017年发生的洞朗事件后,上月爆发的印中边境对峙是两国之间最激烈的冲突,而且令印度国家安全部感到震惊的是中国军队甚至入侵至印度领土的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同时,这场冲突导致二十名印度士兵丧生,而印度政府为了反击并下架禁止了五十几种由中国开发的手机应用程序。

与此同时,笔者表示尽管印中双方达成了减少冲突与和平对话的共识,但是边境对峙的僵局再度凸显了中国共产党在西藏的战略,以及其对印度所造成的影响。此外,在面对中国日益扩张的现况,她强调印度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稳定西藏”才是中共最终的目标

笔者认为透过中共当局“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了解其西藏政策非常重要,而当局政策实施的主要目标为“跨越式发展”和“长期稳定”,其中“稳定”才是当局的最终目标,而发展仅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同时她指出,尽管中共官方在1990年代才开始提到“发展与稳定”政策,但当局早在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指示下实行,这一特殊政策亦没有因为下一任领导人上位而改变。

此外,笔者提到虽然西藏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农业与畜牧业,但是西藏自1950年代以来,建筑、公共管理、政党组织,以及交通运输部门等总是占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百分之五十以上。这表明了中共当局在西藏采取的策略是透过大量的投资,借此压制藏人的反抗运动,并在喜马拉雅山建立印度与中国间的缓冲地带。

笔者表示,中共当局在西藏的“维稳工作”不仅只有镇压藏人的抗议运动,甚至还包括推倒“帝国主义的影响力”和“西方世界支持西藏的干涉”。她并指出虽然有大量的中共军人驻扎在西藏,但境内藏人仍持续反抗中共的统治,如发生在2008年北京奥运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与自焚事件,而藏人的反抗运动持续挑战中共在西藏统治的合法性,同时藏人亦呼吁西藏独立,并谴责中共在西藏侵犯人权的行为。

笔者亦引述地缘政治家乔治•傅利曼(George Friedman)曾在2008年发表的言论,他指出:“中国将西藏视为基本的国家安全问题,并将西方支持西藏的倡议定性为企图触及国家安全的核心。”因此,作为战略发展的一部分,中共当局建立先进的交通与通讯系统,当局便能随时追踪西藏的每个动向。同时,中共当局为了“遏制非法入境和出境”,并于去年加速“边境防卫村”的建设。

此外,笔者指出中共当局从1980年代起快速展开经济发展计划,当局并透过“改革开放”政策、“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及近期的“一带一路”在西藏以南的邻国建设经济走廊,加强中共在喜马拉雅地区的地位。而西藏在中共当局的战略中已经从应该被紧闭的“后门”逐渐发展成为“通往南亚的门户”,同时这一演变更显示出中共对西藏议题的信心。

印度必须将目光放远,才能理解西藏议题的重要

印度政府于2003年正式承认“西藏自治区”为中国的一部分,中共当局便将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称为“藏南地区”,并宣称拥有该地区的主权。笔者并指出印度承认中共对西藏领土的主张,即是变相鼓励中国进一步侵占印度领土,因而导致近期的印中对峙冲突。

与此同时,笔者表示中共当局对于解决边境争端毫无兴趣,当局反而正在等待下一阶段扩张的时机,她并认为其时间点可能会落在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找寻下一任转世时,而中共现今的局势不太可能加快其扩张速度,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共必须同时处理印度与西藏反抗运动的状况。

此外,笔者强调一旦让中共成功遏制西藏的反抗运动,中共将会毫不犹豫地进攻到印度边境的领土,到时印度政府将会意识到印度缺乏与中国谈判的实力。因此,她认为印度是时候重新评估印藏边境的动向,以及其与中国的关联,同时在中共扩张主义的大背景下,印度必须以更长远的目光理解西藏议题的重要性。

卓玛兹仁是印度出生的流亡藏人第二代,也是印度尼赫鲁大学的学生,在东亚研究中心进行博士研究,她研究的题目是在西藏在中国的统治下,经济的转型与挑战。

札墨编译报道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