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ESC团队:桌游《逆统战》以流行文化宣传进行抗争(文字稿)

vot.org

【西藏之声2020年9月18日报道】一款标榜为反共史诗的桌游《逆统战》于上月中旬在台湾展开群众集资计划,这款桌游是由ESC团队,也就是台湾境外战略沟通工作小组所制作,该团队希望藉由游戏宣扬逆统战理念。 ESC团队在接受西藏之声专访时,详细地介绍了团队设计藏国阵营的背景与巧思,以及分享如何以流行文化的宣传方式进行抗争工作。

西藏之声:观众和听众朋友大家好!今天西藏之声邀请到ESC团队,也就是台湾境外战略沟通工作小组的成员接受我们的访问。该团队花费两年的时间制作了一款策略型桌游《逆统战》,游戏玩家能够扮演红军、反贼、台湾、藏国、蒙古、维吾尔、香港、哈萨克、满洲等九个阵营,并根据阵营发展出不同的游戏策略。而ESC团队在8月中旬于台湾展开群众集资计划,截至目前已经募资超过八百万台币,恭喜ESC团队。

ESC团队:札西德勒!很高兴见到你们!(藏语)大家好!我们是ESC团队,很荣幸今天能够接受西藏之声的访问。

西藏之声:我想请问一下团队在制作《逆统战》这款桌游的背后故事与宗旨。

ESC团队:首先回答我们在制作这款游戏​​的背后故事,我们是一群帮助台湾联络各种境外反共势力的民间志愿者,我们把这种的工作称为“逆统战”,也就是建立一道联合各民族对抗中共的“统一战线”。

我们从2017年就开始进行这样的工作,其中也包含联络一些藏人社群。但因为资金上面比较困难,工作不容易推展。所以我们就决定用制作游戏的方式,一方面分享给大家我们的工作经验与战略愿景,一方面是希望能够获得稳定的资金来源,来持续推动我们的工作。

西藏之声:团队在设计这款游戏时,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

ESC团队:首先,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中文名称的问题,因为近年来有很多在台湾的藏人团体呼吁台湾人不要使用“西藏”这个称呼,而要改用“图博”。但是我们知道其实藏人的政府基于一些理由,是没有采用“图博”这个译名的。

官方使用的中文国名是“西藏”,也就是说西藏有自己的宪法和政府,我们认为既然要把藏人的国家视为独立的国家,就要尊重藏人政府所使用的官方称呼,至少要想出一个台湾和西藏都能够接受的名称。

我们在帮藏人阵营定名的时候,我们就想像说“如果今天台湾政府和藏人行政中央正式建交的时候,我们要怎么称呼藏人的国家才对?”因为“藏”这个字经常被西藏流亡政府使用,比较没有争议,而且藏语里面本来就有“藏”这个字,是指卫藏这个地区。

所以我们的理解是,中文是以“藏”这个字代指包含康区和安多整个的国家民族,就像中文会使用荷兰代称尼德兰、用英国来代称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这些名称在外交上是可以被接受的。所以我们就比照韩国、泰国、寮国这种单音节国名的称呼方式,把游戏中的藏人阵营命名为“藏国”,这样不但可以尊重西藏政府的用词,又可以让大家知道藏国是个独立的国家。

但是很多台湾人不知道这个脉络,就会一直问我们为什么不使用“图博”,我们就要一直解释,西藏人的政府其实不喜欢使用“图博”这个译名。

再来是设计藏国阵营的问题,藏国的国徽到底要使用什么颜色呢?一开始其实很难选择,因为藏人是个多彩多姿的民族,喜欢的颜色又非常多,像雪山狮子旗上面的颜色和图案就很缤纷,到底要选择什么颜色当作藏国阵营的代表色呢?

在经过一番的挣扎与讨论之后,我们最后决定选择绿色,因为雪狮的鬃毛是绿色的,而且藏青会旗帜上的主色也是绿色,所以最后代表藏国阵营的就是绿色。

图片截图自《逆统战:致地与海的革命者》桌游宣传动画

西藏之声:可否与我们分享在设计藏国人物角色、背景设定时有哪些巧思?

ESC团队:我们在设计藏国这个阵营的时候,真的花了非常大的心力,特别是在地图设计上,我们是把整个卫藏、安多,以及康区都上成了白色,代表这片地方都是大藏区的雪域,也就是会下雪的地方。

地图上还有拉萨、昌都、日喀则这些大城镇,也会有天祝、甘南、雅安这些偏东边的藏人聚居地,以及德拉敦、达旺、博卡拉、​​拜拉库比这些在印度次大陆的藏人聚居地,地图上什至也画了一个在缅甸北部的藏人村落,叫作达杭丹。

《逆统战》真的是巨细靡遗的把实际上的藏人世界搬到了游戏中,特别是在交通路网上,整个地理上的还原都非常地拟真。我想不只是桌游,应该从来就没有游戏对藏国做这么详细的设计。

关于人物的部分,我想要特别地说明,当我们看到藏国的形象设计的时候,会发现角色有一男一女,男性穿着红色的冬袍,是典型喇嘛的形象,他拿着一把火剑,而女性是一个小女孩,她身上有火焰在哭泣的形象,还有一头雪狮。

这其实有特殊的意涵,我们设计一男一女的角色分别代表在藏区的藏人,以及流亡在外的藏人。男性是代表在藏区带领藏民抵抗殖民统治的宗教力量,所以他是一个喇嘛的形象,他手上是一把文殊师利菩萨的火剑,这把火剑的形象是参考四水六岗卫教军,也就是康巴游击队他们军旗上的标志,而男主角把文殊菩萨的火剑收在背后,就是代表藏人在法王的教诲下,把武力抗争的途径给收藏起来,但是复国的决心与智慧都还在,并没有熄灭,也还是一把着火的剑。

关于女角的部分,是参考印度当地藏人学校制服来画的女学生形象,女角代表1959年以后在印度出生的藏人,这些流亡藏人从来没有踏上藏国的土地。女学生的手上还有一只绑了五色绳子的猫熊吊饰,我们想让大家知道猫熊是生长在藏国康区的动物,所以猫熊其实不是中国的象征,它本来就是藏国的动物。

还有一些其它跟文殊菩萨相关的意象,我们也有融入到卡牌的设计里面,像是卡牌上有一个左轮手枪的造型,但弹轮其实上面写的是藏文,上面写的是文殊菩萨心咒,是希望所有玩家学习用智慧去解决问题,其中带有一些美好的寓意。

关于藏国阵营的形象设计,不管是身上的火焰,或是小女孩在流眼泪的形象,其实我们团队想表达对藏区现状的愤怒,我们知道藏区是有非常多未成年的小男生、小女生选择用自焚的方式表达抗议,就是因为非常地绝望,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抗争。我们对于这种现况真的无法接受,而且我们感到很悲伤,所以用藏国阵营的设计来表示我们团队的感受。关于这个女生的形象就是藏区境内同胞所感受到的痛苦,流亡藏人也都是感同身受的。

那为什么要画一头雪狮在中间呢?因为雪狮本身是传说中的生物,藏人在传统上描绘雪狮的方式是比较传统、写意。我们要把它写实化,变成一头具体的雪狮就比较困难,画师就用了很大的工夫去决定雪狮要画成什么样子。

雪狮嘴巴叼着一朵格桑花,格桑花的寓意是“幸福”,我们希望雪狮能叼来格桑花去安慰这些往生者,并引导死者往生极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一首歌叫作“次仁拉索”,这首歌在中文世界比较有名,我们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打破一般人对藏人的刻板印象。

我们希望大家把藏国阵营的角色想像成一对兄妹,旁边的中文对白其实有点像哥哥跟妹妹说的话,哥哥告诉妹妹:身上的火不再烫了,伤痛就要过去了,陷入五浊恶世的故乡就快要解脱了,我会带妳回到我们父母亲的故乡。其实藏国阵营这幅设计图是我们想要送给流亡藏人的礼物。

西藏之声:透过ESC团队们的介绍,真的可以感受到你们光是藏国阵营的设计就花费了很多的心力。我想请问一下团队在阅读西藏历史、现今状况的资料时,有没有什么想法与感受?

ESC团队:关于西藏的历史,其实很多受中文教育的人都不知道,西藏噶厦在1913年,也就是辛亥革命的隔年,就已经发布了《水牛年文吿》宣布西藏独立。藏人早就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法律、自己的外交,以及自己的国防力量。

更少人知道的是,台湾其实是世界上少数明确表达过支持西藏民族自决的政府。早在1959年3月时,台湾政府就已经发表了《吿西藏同胞书》,宣布支持藏人民族自决。在之后的半个世纪,台湾政府都没有再去更动这一份声明,也就表示我们一直都是支持藏人的民族自决。 ESC团队觉得台湾现在的政府应该在1959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去支持藏人复国。

我们知道有很多藏人对台湾以前的蒙藏委员会印象不好,认为蒙藏委员会都在吃藏人的豆腐,又没有照顾到在台藏人的福利。但是这有一些历史脉络,因为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台时,藏区还没有沦陷,所以逃过来台湾的就只有蒙古人,而没有藏人,这就会导致蒙藏委员会数十年来都是由蒙古人来主导的。因此,他的方针当然就是以保留蒙古文化为主,就没有那么重视藏人。

目前台湾的蒙藏委员会已经废除了,如果要厘清台湾政府对藏区的态度,我们认为要回归到1959年台湾已经发表过的立场,就是我们1959年的时候发表过《吿西藏同胞书》,支持藏人的民族自决,也支持藏人自己的国家定位。台湾目前2020年的对藏政策,不应该比1959年更加落后。

不论是从藏国的历史来看,或者是以台藏关系来看,我们团队都希望台湾应该要把藏国视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看待,并且有更积极的对藏政策,台湾应该要在达兰萨拉设立一个台湾代表处,这样不但承认了藏国是个独立的国家,对台湾本身的宪政转型也是有很重要的意义,以上是我们对西藏的看法。

西藏之声:关于ESC团队刚才提到的《吿西藏同胞书》,我想很多藏人也不知道原来台湾在1959年早就支持藏人民族自决了,也期待台湾政府能有更积极的对藏政策。我的下一个问题是请问这款游戏在未来是否有计划出英文版本?

ESC团队:没错,我们希望明年能推出英文版,因为如果推出英文版的话,印度人也可以接触这款游戏。因为我们相信这款游戏可以改变人们的世界观,进而转化成现实中的政治力量。

西藏之声:那真是一个好消息,藏人也能够透过英文版的发行接触《逆统战》这款游戏了。最后,我想请问ESC团队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说的话,透过我们的节目向境内外的藏人传达。

ESC团队:其实我们ESC团队同时参与跟了解不同民族的抗争,所以我们知道,其实藏人在组织工作,以及国家宣传上是比其它民族还要有很大的优势,因为藏人有一个自己的政府,并且还有强大的文化影响力。当然随着流亡的时间越长,复国的进展却有限,大家多少都会有些无力感,甚至会有一些迷惘或彷徨,但是最近印度的藏人部队收复了拉达克的失土,让我们又开始有了希望。

其实我们认为在达赖喇嘛尊者非暴力的坚持下,流亡藏人社群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尝试努力的。中国政府透过很多武力以外的方式,去对世界各地的藏人进行渗透和扰乱,其实这就是因为中国人非常了解情报的力量,他们可以透过情报去做很多事情。

流亡藏人虽然并没有像中国有雄厚的资金,但是藏人可以有系统的把各式各样已经有的管道消息汇整起来,特别是加强和藏区境内藏人的联系,这样就可以整合出一个自己的情报网,不但可以帮助藏人行政中央对中国的情况做出正确的判断,也可以帮助印度政府做出正确的情报判断,并且避免内部遭到敌人的分化。这样的工作努力是有积累性的,可以帮助藏人逐渐累积智慧战胜敌人。台湾民间就很擅长进行这一类的情报工作,民间的警觉性很高,所以我们可以分享很多的经验给藏人。

台湾政府近年来推动新南向政策,对台湾而言,藏人是台湾与印度世界沟通的宝贵桥梁,藏人可以帮助台湾人更了解印度、在印度发展。同时,藏人如果想要更加了解自己的对手,无论是中共或是中共各省级政府、单位、团体,想要了解中共的思考方式、语言和文化等等,台湾人完全可以分享这些知识给流亡藏人社群,并且我们团队会持续地用贴近流行文化的宣传方式来进行抗争的工作。比如说我们这次透过桌游、漫画进行网路宣传,如果藏人不熟悉这些宣传操作,我们也非常乐意为藏人尽一份心力,以流行文化宣导藏人的国家形象与历史故事,以上就是我们想对藏人说的话。

西藏之声:以流行文化的宣传方式触及到年轻族群,透过了解西藏进而支持西藏议题,这也是目前西藏抗争运动的活动人士可以学习的方向,很感谢ESC团队与我们分享这些经验。再次感谢ESC团队接受西藏之声的访问,也祝福您们的募资计划能够破千万。这款游戏募资达九百万将会启动“电子游戏开发计划”,并登上Steam平台;若募资破千万将会启动“手游开发计划”,有兴趣的观众与听众朋友可以到募资平台购买并支持《逆统战》游戏。

有兴趣的朋友若想购买支持《逆统战》桌游请点连结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