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颁布反间谍法强迫境内藏人互相监视

vot.org

【西藏之声2021年3月22日报道】中共当局于今年发布《西藏自治区反间谍安全防范条例》,而这一法规怂恿藏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互相监视。为此,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向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这一法规将让一般藏人民众处于危险之中,这将掀起一波镇压言论、宗教自由的政治运动,目前西藏人权的处境已经相当恶劣了,而这将随着反间谍法的实施变得更加恶化。”

根据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于上周(3月15日)发布消息指出,中共当局发布《西藏自治区反间谍安全防范条例》,而这一法规怂恿藏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互相监视,其中包括监视外国人。据悉,该法规于去年底在“自治区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 审议通过,并于今年1月1日起生效。

该组织指出政治术语“反间谍”看似有防范的意味,但实际上“反间谍”具有高度的攻击性和侵入性,而中共领导人以战略与巧妙使用语言等手段,悄然掩饰了其镇压政策,同时透过鼓吹“反间谍活动”促使人们互相监视。

虽然“西藏自治区反间谍法”表明,仅防范那些威胁中国“稳定与统一”的藏人,但无论是国家或是地方的“反间谍”法规,都在法律上规定每个人必须积极主动地互相监视,并且向当局举报。

中共利用“危害国家安全”掩盖对人权的迫害

旅美宪政学者、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长王天成向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反间谍法赋予安全机构任意行使的权力,以便利他们处理那些被视为间谍行为的活动,以及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各种活动。同时,他们可以任意行使的权力包括窃听、调查、拘留和逮捕,以及进行事先审理等均不需要受司法的审查,而法律和法规却没有提供任何机制,以审查其权力行使的正当性。

与此同时,王天成指出“反间谍法”不仅将间谍活动视为“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之一,并列出了五种间谍行为,但是法规却未详细定义何为间谍活动,以至于无法轻易分辨“间谍活动”与其他“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区别。

此外,王天成强调中共当局时常利用“危害国家安全”这一罪名,以掩盖其对人权与民主运动者的迫害,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随着“西藏自治区”实施“反间谍法”,若有人试图收集关于当地侵犯人权的讯息,并将讯息传递至中国境外的组织,那么他可能会遭当局指控从事间谍活动或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同时,王天成更进一步提到,若有访问西藏的外国人士试图收集当地人权状况的讯息,或者是与敏感人士会面,他甚至也有可能面临当局的指控。

境内藏人无处可逃的处境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指出,监视技术的广泛使用增加了每个藏人举报邻居的压力,因为若相机与脸孔识别系统发现“可疑活动”,而那些未能及时举报的目击者,他们不仅会遭受当局的怀疑,并且可能面临冗长的审问。

与此同时,那些拥有“不良行为”等前科的藏人身受其害,因为释放的条件之一就是必须向邻居报告,否则他们将面临重返监狱的处境,所以他们必须承受更大的压力,而且因为藏人们都知道当局的做法,他们倾向与这种需要被持续举报的人士保持距离。因此,那些在司法上遭遇麻烦的藏人,除了被自身社区的其他成员排斥,还必须承受着“反间谍活动”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巨大压力。

然而,那些在西藏社会承受着间谍压力的藏人,往往他们最后一个选择就是逃往国外,但是现在连这一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中共安全机构除了监禁与射杀逃亡的藏人,还额外采用较为软性的策略,即是透过给予边境地区藏人金钱奖励的方式,以得到藏人逃亡的消息。

因此,在2008年西藏发生大规模抗议后,此类的措施成功遏制了境内藏人逃亡的数量,而在2008年之前,每年平均有约两千五百名藏人逃往境外,但在那之后数字急遽下降,根据藏人行政中央统计的数据,2019年仅有十八名境内藏人逃亡至境外。

此外,针对《西藏自治区反间谍安全防范条例》将对西藏境内人权产生何种影响时,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向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这一法规将让一般藏人民众处于危险之中,这将掀起一波镇压言论、宗教自由的政治运动,目前西藏人权的处境已经相当恶劣了,而这将随着反间谍法的实施变得更加恶化。”

札墨编译报道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