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开展西藏运动先后十六次进出拘留所——流亡藏人作家丹增尊珠专访(逐字稿)

vot.org

【西藏之声2022年2月5日报道】西藏之声近日特别邀请到以西藏独立为主要目标的著名流亡藏人活动人士丹增尊珠,请他同我们分享他长年在印度各地展开西藏运动的感受与经验。以下为访谈逐字稿。

西藏之声图片

西藏之声:丹增尊珠啦扎西德勒,因这是您首次来到西藏之声华语节目,请您向我们的听众和观众们介绍一下自己。

丹增尊珠:扎西德勒,我叫丹增尊珠,居住于达兰萨拉,以写作和卖书维生,平时为推动西藏独立而举办着各种活动,自愿为西藏独立而展开活动已有25年。

西藏之声:在流亡藏人的社会中有很多藏人在为西藏运动而进行着各种形式的活动,但是您独自展开了很多活动,比如说近期刚结束的“向喜马拉雅山脉民众推介西藏议题徒步游行活动”。能否首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活动?

丹增尊珠:是的,近期刚结束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游行活动,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从印度拉达克到阿鲁纳恰尔等喜马拉雅区域,进行了推介西藏议题徒步游行活动,主要目的是因为中共侵占西藏后,中共以军事行动在西藏边境向印度进行威胁,或者闯入印度境内等情况后,印度喜马拉雅山脉的民众逐渐地对中国产生警惕或者提防的态度,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特别是在2020年6月15日,中国军队在拉达克加勒万河谷与印度发生冲突,导致 20多名印军牺牲,100多人重伤。通过此事件印度全国认清了中国才是他们的敌人,甚至意识到了宿敌巴基斯坦背后也是中共在操纵,我认为这是向喜马拉雅山脉的民众推介西藏议题的最佳时机。因此我向整个喜马拉雅山脉展开了推介西藏议题徒步游行活动,主要是向他们推介西藏议题,其次,以前西藏和喜马拉雅山脉之间拥有经商、宗教与传统文化、边境共享、以及相同民族等密切关系,向他们说明这些情况。并放映一部有记录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印度过程的影片。在喜马拉雅山脉或在西藏境内,甚至在全世界都非常尊敬达赖喇嘛尊者。因此,通过达赖喇嘛尊者的记录片不仅可以吸引到大量民众,同时也能让民众清楚地了解西藏议题。所以我每到一处都放映这部影片,徒步游行四个月后,正式在达兰萨拉结束活动。

西藏之声:在您长年展开的活动中,特别引人注目的一场活动,或者是让藏人社区第一次听到您的名字,是在中共一位总理访问印度时,您曾持西藏国旗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抗议,当时很多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还有您曾在试图游行返回西藏时,被中共拘捕,您能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些经历吗?

丹增尊珠:最初想要返回西藏是因为我出生于流亡藏人的家庭,从小就有长大后要为恢复西藏独立而奋斗的想法,听说过在西藏境内有一些秘密的组织。当时我在想这些组织中会有什么样的成员?他们在做什么等,但是因为这些都是秘密,我们没办法了解。因此从小就有去西藏境内参加活动的目的。

同时,我也读过很多印度独立运动的历史,像印度独立运动人士巴格特·辛格(Bhagat Singh)、苏巴斯·钱德拉·鲍斯(Subhas Chandra Bose)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以及詹西王后拉克什米·芭伊(Rani Lakshmibai)等人物的历史,他们是印度独立运动中的主要人物,了解到很多他们的历史后,我想要为恢复自己国家独立而奋斗的想法更加强烈了,这也我幼小时就有的想法。因此,我在完成学业后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是去西藏境内展开活动。

我知道如果在西藏境内展开活动,要么我会被抓、也有可能在监狱度过一生, 总之没有想过我会活着。但是我仍然从印度拉达克秘密进入了西藏境内,从拉达克边境花了5天的时间进入西藏,但是因为当年自己年纪也很小,也没什么切实可行的计划,跟西藏境内也基本上没有任何联系,因此被中共当局拘捕,并被遮住双眼殴打,还被关进了监狱,遭受了很多困难,觉得应该无法在西藏境内展开活动,但是当时我突然意识到不管中共对我要杀要剐,争取活着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后来,因为印度和中国之间有条协议,这条协议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因为没有证件而在西藏或印度被捕,可以审讯三个月,三个月后如果没有获得被捕者具有危害性的确切证据,就要送回边境,因为这个我被赶出了西藏,返回到拉达克。

在那之后我在印度孟买寻找了一些学习机会,因为我无法再返回西藏,我决定以流亡者的身份在印度为西藏独立运动而展开活动,把西藏独立运动推介给国际社会,推动流亡藏人们团结一致为西藏独立而奋斗,以及在印度争取各方对西藏议题的关注,我以这些为目的长期在印度活动。这一切不是我一个人的成就,我总是跟很多朋友一起展开各种各样的活动,有时候与一些组织合作展开活动,有时候我自己不用出面,而是在背后指导。这种由其他人出面展开活动,表明政治立场的方式也极其重要,所以我非常注意举办活动的方法。

2005年,中共当时的总理温家宝访问印度班加罗尔时,我与印度援藏团体“Frieds of Tibet”合作举办了抗议活动,但是正式出面展开抗议的是我自己,因为是我们藏人的国家被中共侵占了,有什么危险也是要自己负责。在活动的前一天晚上我就爬上一层高楼,并在那层高楼上过夜,活动当天的中午就开始悬挂印有“西藏独立”的横幅,并举着西藏国旗展开抗议活动,这些都是由我出面来做的,但是当时我们也有安排很多青年及大学生在街上游行,也有安排部分人员联系新闻媒体。总之,不管我在哪儿展开活动,都与很多人合作展开活动,并分配工作,展开各种方式的活动,有时候我自己需要出面、有时有全体出面、也会遇到全体人员入狱的状况。

我曾多次被捕,算上在西藏被中共拘捕的那次,先后总共入狱16次。虽然人们认为坐牢是一件羞耻的事,但我们是为西藏重获独立而入狱、为自己的国家而入狱,因此,我感到骄傲。这对我个人的成长和思想上也有很大的帮助。通过这种经验,想法会变得更加宽阔,也能帮助我坦然面对种种挫折。

西藏之声:在您自己参与或者举办过的各种有关西藏的宣传或者抗议活动中,有没有哪一种活动让您觉得影响力或者效果最佳?或者有没有您自己最中意的活动方式?

图片翻拍自丹增尊珠脸书

丹增尊珠:我认为在展开活动时,各个团体和民众,以及学生有计划性和针对性地,特别是各大团体为同一个目的团结一致地展开活动是最有效的。

比如,在2008年,五个非政府组织共同展开了一场徒步游行至西藏的活动,那场活动取名为“人民起义”。举行那场活动的组织分别为:“西藏青年会”、“西藏妇女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全国民主党”和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在这场活动中,我参与了活动最初的规划,也正式参与了游行,在活动结束时我也在。所以,我认为规划活动方案、付出时间、解决资金问题和召集人员,以及各团体为同一个目的团结一致地展开活动是非常有效的,特别是在特定时间展开这样的活动是至关重要的。以前有过这样的活动,我相信将来也一定会有这样的活动。

但也不是说非得等着一个机会或特定的时间,只要有时间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展开很多活动。我个人的话,必须要活动起来,要是没事做我根本呆不住,有能力时展开活动,有时也以写作的方式,帮助印度的一些大学培训学生的写作,以及诗歌朗诵等方式介绍“西藏议题”,通过写作的方式可以详细介绍西藏议题。目前大概有26个印度大学已经把我的作文放在了他们的教课书中,有数十万的学生在学习。所以,这也是个不同方式的活动,通过教育与作文推介西藏议题。总之我没办法待着不动,只有忙碌于西藏事业才能安心,这也是我的理想。

西藏之声:除了向印度以及西方介绍西藏议题之外,藏人社会也在一直同中国还有台湾等使用华语的国家就西藏议题进行沟通。藏人试图获得中国民众对藏人的理解,同时试图获得台湾民众的支持。您对藏人面向中国和台湾民众进行的西藏议题推介运动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丹增尊珠:会华语的西藏青年不管居住在西藏境内还是在流亡藏人社区,以及在台湾或在香港,华语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领域,虽然我不会华语,但是我们要明白华语的关键所在。

如今被习近平带领的中共专制政府,通过语言划分了两个世界,中国之内的世界与中国之外的世界,在中国之内的世界中只讲华语,特别是用科技封闭了所有信息,外界的信息传不进来,内部的信息也传不出去,在中国之内不管发生什么都会被当局隐蔽起来。虽然会有一点中国内部的事情传出来,但是因为外界的人不会华语,无法详细了解到中国内发生的事。所以,会华语的人向中国和西藏的民众推介民主、自由、话语自由、宗教自由等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中国没有没有自由和民主,要让中国民众明白他们的人生是多么悲观。

中共政府的主要目的是,欺骗民众“民主”和“自由”只是用来竞争,或者逞口舌之快的,真正重要的是金钱和食物,当局将中国的民众像动物一样培养,不允许民众向往自由,这跟养猪没什么区别。这也是中共能够长期统治民众的原因。要打破这个局面,就要让大家意识到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物质,而是民主与自由。香港的局势已经证明了这点,香港的经济和生活都属于高端社会,但是上千万的香港民众在为民主和自由而抗议中共。所以以香港为例子,向中国民众推介民主与自由的价值观是至关重要的。而这就需要透过华语来推介。

西藏之声:这些年您主要在印度各地开展活动,您认为印度在解决西藏议题方面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丹增尊珠:印度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首先印度和中国是亚洲的两大强国,也是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其次,目前印度面临着非常危险的状况。在“印藏边境”从印度拉达克至阿鲁纳恰尔邦,长达四千多公里内边境地带被中共布满了军队,甚至部署了火箭发射器。所以,印度处于非常危险一个情况。以前印度与中共称兄道弟,但是现在印度开始明白西藏独立对他们自己也有极大的利益。1962年中共攻占印度阿鲁纳恰尔邦,几乎整个阿鲁纳恰尔邦被中共占领,但后来中共军队撤回去了,否则阿鲁纳恰尔已经落入中共手中。这使印度但惊受怕。

以目前的局势,首先印度自己有危险,其次中共与很多西方国家在贸易和政治,以及人权等方面都出现了矛盾。所以,很多国家在排斥和抗议中共的行为,在政治方面也有很多国家在联合抵抗中共。这是一个机会。如果印度在这个时候支持“西藏议题”,并与国际社会联手抵抗中共的话,一定能够战胜中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西藏之声:今天的访问就此结束,感谢尊珠接受本台采访。

西藏之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