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谈西藏】端云:图瓦军人的佛书与俄乌战争中被莫名牵连的达赖喇嘛

vot.org

【西藏之声2022年4月30日报道】俄乌战事正酣,新闻与社交媒体版面几乎完全被这场战争和仍在延续的疫情相关消息所覆盖。但上周看到侵乌俄军中的图瓦共和国士兵撤离后留下的物品中,出现一本达赖喇嘛尊者为封面的书籍,被拍照传上网络。虽然这事引发的反应不大,但仍然出现个别极端荒谬的质疑达赖喇嘛之声。

2018年初尊者于菩提迦耶 图片:OHHDL

图瓦、布里亚特以及卡尔梅克这三个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居民中有很大比例的佛教徒。在印度藏人寺院出家学佛的,在藏人社区学习藏文或藏医以及唐卡的外国人中,他们也占有一定的比例。几周前图瓦一支军队受命于普金而侵略乌克兰,将一整村落的平民囚禁于学校地下室长达一个月,虽然据说是没有在当地屠杀或奸淫村民,但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正义化一场侵略战争,他们理应遭受谴责及正义审判。然而,问题就出在达赖喇嘛尊者慈眉善目的面容出现在侵略者的物品中,让一些无知或仅仅因为手痒成心找茬的网民开始躲在键盘背后旁敲侧击说:“达赖喇嘛嘴上讲慈悲,他的追随者却在杀戮”云云。

达赖喇嘛尊者在俄罗斯发动侵略战争后不久便发表公开声明,呼吁停止暴力。即便如此,无知者硬要说:“他对这场侵略战争保持沉默令人不解”。在一些社交媒体上有人似乎不满达赖喇嘛尊者只发表了一篇公开声明。

俄罗斯东正教的领袖倒是对这场侵略战争频频发声,公然选择站到邪恶的一边,但没见什么批评者跳出来对他大动干戈,却有一些拐弯抹角的讽刺涌向尊者。他们先指责尊者沉默,发现尊者早就发表声明后,又嫌讲得还不够。难不成尊者必须端起AK去乌克兰扫射入侵者,或者做出根本不存在的动作——开除图瓦人佛教徒籍,才算一个合格的宗教领袖吗?

正面的、具有一定理由的意见,尊者必然会耐心回应。

记得2014年尊者访问德国汉堡,在一场演讲会的问答环节,一名“凶天”组织的西方成员粗鲁地要求尊者解释为何要“针对凶天”。而在尊者耐心听完这番胡搅蛮缠,准备回答问题时,那家伙全然不给尊者回答的余地,而是继续歇斯底里地咆哮辱骂尊者,最后被安保人员请出了会场。这清楚地证明了,那群自称佛教徒却不信佛偏信鬼的人,主要目的就是闹场出洋相,而根本不为寻求答案。

同理,那些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巴不得尊者背枪去乌克兰参战的人,其实也不在乎真有谁出来同他们讲理。这些人的心态基本就是逞一时口舌,只是要自己叫个爽快而已,完全不在乎是否有人回答。

仅仅因为图瓦等俄联邦成员国内有大量佛教徒,就得出达赖喇嘛尊者对他们拥有管治权、他们也必然对尊者言听计从的结论,委实荒谬可笑。做出这种结论之徒想必也不知道,尊者根本无法去俄国统治下的任何地方,包括图瓦等佛教徒众多的共和国。尊者曾经数次特别选择在临近俄罗斯的拉脱维亚讲法,以满足俄罗斯与图瓦以及其他因政治因素而无法前往印度听法的信众。在这样的背景下,尊者又如何有能力去阻止这些受普金之名侵略乌克兰的图瓦人放下屠刀?该对信众讲的道理尊者讲了几十年,今天也一直在讲,要不要听还是在于个人。

俄乌战争发生后尊者便公开发表了英、俄、中文的声明呼吁停止暴力

让藏人无奈的还有缅甸那些以佛教和伊斯兰教名义而互相杀戮的人。当年缅甸族群冲突发生后,达赖喇嘛尊者无数次在公开场合对这场冲突表达痛心,并且以自身为佛教徒立场,特别恳请冲突中的佛教徒克制,希望他们在情绪激动意图伤害他人时,能够想起佛陀的慈悲面容与非暴力教言。

一次又一次的公开呼吁之后,仍然有不少自称穆斯林的人士在网络上不分青红皂白地批评达赖喇嘛尊者不去“约束”缅甸佛教徒。问题是全世界佛教徒都听达赖喇嘛尊者的吗?缅甸可是碍于中共淫威根本不敢让达赖喇嘛尊者前去讲法访问的国家啊!尊者以同为佛陀追随者的身份恳请缅甸的极端佛教徒克制,但一部分极端穆斯林看不到抑或根本不愿看到尊者的呼吁。

穆斯林看不到尊者的呼吁,佛教徒却看到了。一些缅甸佛教僧侣跳出来指责尊者不该只呼吁佛教徒克制。

2017年达赖喇嘛尊者在意大利比萨市演讲,问答环节中一名缅甸僧侣提到族群冲突,姿态毕恭毕敬,但言辞中却充满对尊者的不满。这名僧侣认为针对缅甸冲突,尊者只为穆斯林发声,不顾缅甸的佛教徒也同樣受到伤害,卻不去谴责冲突中的穆斯林一方。

平时不关注尊者的慈悲教导、不关注尊者发出的拯救西藏的呼声、不承认尊者代表藏传佛教、不承认尊者代表西藏民族的那些人,在看到真真假假打着各种传承旗号的佛教领袖和高僧传出道德行为败坏之际,原本对西藏完全漠然的他们会突然来劲,咬牙切齿地教训尊者没有管好藏传佛教等等。

中国当局在半个世纪以来的宣传中,一直否认达赖喇嘛尊者对西藏人民具有任何影响力,称“达赖不代表西藏人民”、“达赖不会被西藏人民所接受”等等。但是西藏境内的自焚浪潮发生后,中国宣传中这位“对西藏人民毫无影响力的达赖”突然又变成能够轻而易举就教唆藏人老少自焚的操控者。不是说西藏人民痛恨达赖喇嘛吗?自己的高压政策引发抗议需要人背黑锅时,达赖喇嘛尊者在宣传中的形象说变就变,中国自扇嘴巴起来丝毫不尴尬。

流亡藏人社区的言论自由在达赖喇嘛尊者几乎强迫式地推动下不断发展,如今藏人中对尊者的非议、诋毁同样存在。提倡平权被自称女权主义者的个别藏人刁难;调侃自己是半个马克思主义者被批没有悟透共产主义;为了西藏命运而坚守中间道路原则却被批断送西藏命运;奉劝藏人信佛别信鬼却被指打压宗教。这些指责与批评中,一部分出自观点的分歧,一部分来源于无知,其余皆是毫无理由的恶意诋毁。他们展现自身无知的同时,其实也不傻。因为他们心里很明白,对作为藏人社会言论自由推动者本身的达赖喇嘛尊者进行诋毁,在流亡社会中反倒是最安全的,不必担心招致报复。若换成其他宗教与政治界的人士,这些人反倒会在攻击前畏手畏脚。

不论怎样,对宗教领袖的调侃,对政治与公众人物的诟病无可厚非,但是看到达赖喇嘛尊者无端遭受一些莫名其妙的诋毁,藏人们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其实最不会被这些事情困扰的,恰恰是尊者本人,再荒谬的指责也扰乱不了半点尊者的心态,苦就苦了我们这些没有定力去调整心态的凡人。自己的导师莫名背负骂名,容无奈的笔者借这篇冗文在此抱怨一番,庸人自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