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逃亡印度的前藏人政治犯次仁达瓦专访

vot.org

【西藏之声2022年5月7日报道】自1959年西藏被中共非法占领,数万的藏人流亡至印度。而在近年,中共当局收紧对边境地带的管制,以至藏人获得签证极为困难,但也有个别藏人成功逃至印度。本台日前采访了去年抵达印度的藏人次仁达瓦。在西藏度过半生的次仁达瓦,曾在中国内陆城市攻读商贸专业,并从事银行工作。后因被当局怀疑“涉嫌分裂国家”而监禁数月。以下为采访内容。(逐字稿)

西藏之声:你曾在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读过书,在你认识的同胞中到中国升学的概率是多少呢?你作为藏人,在中国读书期间有没有受到特别对待?

次仁达瓦:我在西藏常关注中共为同化西藏,在内地开辟西藏班的议题,而它也有公立和私立的形式。任何小学三年级以上的藏人学生都有可以进西藏班,所以它的升学概率是非常大的。

此外,对于藏人身份认同的这一块,中共也是非常抗拒的。在我记忆当中,不管是在机场还是入住酒店还是办理护照等事情上,藏人都会受到各种刁难和歧视。

西藏之声:在2015年,你被当局怀疑“涉嫌分裂国家”而被监禁数月,具体是因为做了什么才被抓?

次仁达瓦:2015年之前的中国经济处于一个活跃的状态,民众希望可以出去旅游或是深造,享受所谓社会主义的优越感。但是作为藏人公民,申办护照就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我就在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响应为何中共宪法制定人人平等,但藏人公民依然申办不到护照的问题,而也在巧然中通微信群组结识了流亡西藏妇女会的一位负责人。

当时我是已经从中国银行辞职出来,在日喀则经商。我不知道当局是手机定位还是监控,我的行踪他们都了如指掌。再加上我跟境外人士有联系,他们也许就起疑心,怀疑我是想经日喀则逃亡印度。所以把我给逮捕了。当局并给我安插“扰乱公共秩序”和“涉嫌国家分裂”等口袋罪名,判定我11个月的刑期。

我被关在牢狱期间,中共当局把我所有的微信聊天记录一一罗列出来,逐字要我承认。只要错认一个字我就会被虐打。他们就是威逼利诱不断挑战我的理智,侮辱我的尊严。

西藏之声:境内藏人的社交媒体账号被当局审查的状况是不是非常普遍?你在境内又是通过什么渠道接受境外消息的?

次仁达瓦:在2008年西藏各地爆发抗议中共压迫的游行,整个环境逐步在压缩的情况下,我自己也十分觉得压抑。但我们除了酒精和娱乐至死以外,没有一个可以真正释放压力的渠道。因此,我就决定辞去工作,游走西藏区域。

其间结识了一些留学生和外来的经商人士。我当时就好奇他们是怎么联络在外的家人,在询问一番后,才了解到有这么一个连接自由世界的虚拟个人网络(VPN)。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天,我足不出户地在旅店中观看藏传佛教,观看达赖喇嘛和人权等一系列自由世界中的美好动向。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楚门世界,或者像《1984》乔治奥尔维儿的动物庄园的环境。用汉语语境来说就是井底之蛙。VPN这一载体,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体悟灌顶的一个工具。

图片由次仁达瓦提供

西藏之声:你之前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提到过对公益事业的热忱,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你组队为布达拉宫的墙体上漆翻新,可以跟我们分享这段故事吗?

次仁达瓦:在我的认知里面,藏人对佛学的底蕴是非常感兴趣的,也是一个在精神层面追求远高于物质的民族。在我团队的成员虽然多半也是被中共成功洗脑的藏人,但从人性的角度他们就热枕于公益事业。包括对于万物自然的崇敬,称山为神山,称水为神湖。我也在这种熏陶中,逐步意识到工作之余也要热枕于公益事业的重要性。

在每年的西藏降神节前夕,拉萨居民就会组队为布达拉宫刷漆。当地居民会带来牛奶、蜂蜜和白糖作为供奉。布达拉宫管理处也会保留白色的石灰粉,然后将这些混合搅拌后涂在宫殿的墙围上。这种装新和保护的行为是建立在一个人内心的善念,也是个人在平日中的修行以及对民族认同感的认知。

网络图片

西藏之声:近年我们常常看到汉人游客在西藏大昭寺转经道等具有宗教意义的景点,身穿色彩夸张的所谓藏装,摆弄各种姿势留影,你对他们的这种做法怎么看?

次仁达瓦:这一现象其实有文化殖民的色彩,殖民者需要有一个优越感让你陈腐,藐视你的文化再把你的文化进行夸张。中共试图把我们的文化课定成这一种野蛮形象,也因此,包括大昭寺和布达拉宫在内的其他各大寺院都变成了他们敛财的工具。

你可以把它当成迪士尼乐园,就像我之前所说,整个西藏处于一个楚门世界。意指一旦有游客进来,就感受到一切外围华丽的夸张和野蛮。

虽然中共这一手段普遍发生在西藏,但根植于我们内心的佛学理念,让自己有一个自我认同感。因此我就会想“我所学的佛学知识就是比你野蛮化来诬蔑我的文化更优越。”所以中共越是把西藏文化野蛮化,藏认就越想抵抗。因为人的天性就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西藏之声:回想当初逃离西藏过程,你觉得是什么驱使你做出这一决定的?

次仁达瓦:当我拿到用金钱购买的护照时,我有想过飞往瑞士或是美国,投靠那里的亲人。但我自己认为人要有一个民族担当感,但凡是理解历史脉络的人,我想都会想到达赖喇嘛尊者,因为是尊者在西藏受到苦难时,支撑起整个民族的。

图片由次仁达瓦提供。

也因此,我和母亲决定流亡到印度,除了感恩尊者为西藏付出的贡献外,同时执行我自己一直认为的主要任务————禀告达赖喇嘛尊者境内藏人没有失去希望。

西藏之声:我们看到你也是很好地利用社交工具,经常直播探讨有关西藏等话题,那往后对自己有什么期许?

次仁达瓦:我本人是比较喜欢研究社会、政策和历史方面的议题。所以希望自己能够以非政府形式从事这些方面的工作。

其次,我认为现今社会中不断出现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现象,归根究底就是我们教育的不足。尤其像中国传播仇恨教育的国家。所以,我们需要从教育着手,建立一个以爱为主的教育,让孩子在一个充满爱和快乐的环境成长。如此,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达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