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工程师余驰:能够记录中共动用军队对抗议藏人进行镇压,冒险也值得

vot.org

【西藏之声2023年01月21日报道】曾在西藏长期工作与生活的国有大型设计院工程师余驰于去年9月抵达美国,并于近日举办摄影展用所拍图片披露了2008年中共动用军警镇压西藏大规模抗议的真相。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介绍了当时他在西藏亲身经历的一切,同时分享了他认识的西藏与中共大肆宣传的那个西藏的不同之处。此外他还讲述了自己放弃国内一切来到美国的原因,以及美国民主与中共专制政权之间的区别。

 

 

西藏之声:余先生 您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西藏之声的采访。首先,请您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

余驰:你好!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四川的工程技术人员,我在一家大型国有设计院工作。二十多年以前,我踏上川西康巴藏区的土地,初次接触到了藏族人、藏族文化和他们的生活。二零零四年,由于工作原因,我主动要求派驻到西藏拉萨工作,我的专业是从事高原建筑供暖系统的设计,从此就和西藏、拉萨结下了不解之缘,并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

余驰(图片由他本人提供)

西藏之声: 2008年西藏爆发大规模抗议过后,据了解您曾在拉萨亲眼目睹了中国军警开装甲车对民众进行镇压的行为。当时拉萨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您那个时候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以至于冒着生命威胁拍下了那么多的图片?

余驰:我是2008年3月15日下午到达拉萨的,

3月15号进拉萨的时候呢,我看到了什么,第一,我感觉气氛非常紧张,因为路边停满了军车,而所有的路口,都有带枪的军人在把守,盘查来往的车辆。布达拉宫和大小昭寺的核心区域严禁进入。第二,我看到路上有烧毁的车辆,街边有些房屋和店铺也有被焚烧过的痕迹。

第三,路上有平时根本看不到的装甲车开动。装甲车上有徽记和号牌的地方被报纸遮挡。看到街上军用卡车上被抓捕的藏人,也看到有些派出所门口,有军人正押解推搡一些年轻的藏人进去。

我是3月14号在那曲以北听说拉萨有骚乱的。我对政治非常敏感,我的直觉告诉我发生大事了。因为我对中共一贯的比如说七六年天安门事件镇压、八九年胡锦涛对西藏的镇压、八九年邓小平的六四镇压都很了解,每一次中共宣扬这样所谓的骚乱,都是一个巨大的政治事件。有机会能够亲身经历这样的事件,能够拍照,非常难得。我相信这样的照片是非常有力量,也有价值的,值得冒险去记录下来。后来也证实了我的想法,因为中共派了很多的军警在机场、酒店要求人们交出相机,交出他们的储存卡,删除他们的照片。如果是正常的维护治安,应该是正面的政府行为,那为什么还那么惧怕大家拍下的这些照片,怕公之于众呢?所以能够有这样的照片一定是非常珍贵的。这就是我当时为什么要冒险拍照片的原因。我相信这样的照片作为真实记录将来也一定会有用。

图片由余驰拍摄

西藏之声:您从2004年就开始接触西藏,并长期在西藏工作生活。您看到的西藏与中国政府宣传的那个西藏有什么不同?

余驰:西藏本来就与中国内地有非常大的不同,04年我第一次到西藏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到了外国,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以及不同的生活环境。长期接触后,我又感觉到藏汉之间的关系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和睦,而且藏人朋友的宗教信仰活动其实是受到严重压制的,很多藏人朋友家里面,他们告诉我,他们家里原来供奉有达赖喇嘛的照片,后来都被勒令拆除了。

中共也对西藏有计划地实施去藏化教育,课本中鲜有提及藏族文化和宗教信仰,以上这些行为在中共的宣传里面是看不到的。中共一直妖魔化达赖喇嘛尊者,就说他们企图是分裂国家的罪魁祸首,而实际上从我在拉萨那么多年,我问过很多的藏人朋友,他们都很尊重达赖喇嘛,很爱戴达赖喇嘛,这就和中共的宣传大不一样。

中共一直说西藏人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我去过很多地方,从四川藏区一直到西藏的很多的县城我都去过,很多藏人的生活条件并不像我们宣传的那么好,大量的青壮年处于失业的状态,比如说我去四川的藏区,他们的生存就只能是靠旅游,然后是靠上山去采蘑菇,捡虫草,如果中共一旦封控,对他们的生存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没有收入,这样的生存方式其实就不是一种固定的职业。很多藏人受到的文化教育水平很低,这样一来和汉人进行竞争的时候,他们就没有竞争力。中共在西藏执行的管理方式比内地更为严苛,我认识的很多生活在拉萨的藏人和汉族朋友,他们的护照都被没收了,他们没有享受到内地民众应有的那种出国旅行的自由,和外国交流的这种自由。

图片由余驰拍摄

西藏之声:是什么让您决定放弃中国国内的一切选择携家人来到美国的呢?

余驰:多年以来,我已经受够了中共的这种极权的统治,中国其实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国家,但这么美好的一个国家,被这样一个凌驾于老百姓之上的极权政府给毁掉了。中共建立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防火墙,封锁网络,让老百姓得不到真正的咨讯,愚弄民众。中共这些年斥巨资建立起了巨大的监控网络,老百姓所有的个人信息,生活中的事无巨细都纳入了中共的大数据监控之中。中共通过无休止的核酸,红码,黄码,绿码让老百姓每天疲于奔命,处于无休止的恐惧之中,这对老百姓是一种长期的凌辱。对年轻一代中国人实施奴化教育,接受党的宣传,接受各种伟大领袖思想的教育,从小让他们变成中共治下的奴隶。由于严重缺乏言论自由,任何敢为自由发声和批评中共政权的人,随时都可能约谈,被封号,甚至拘捕。

就在这种高压之下,在2021年我决定带全家离开中国,从2021年开始准备,2022年9月得以成行。

西藏之声:最后我们想问您,你现在已经开始在美国安顿了,您认为民主国家与专制政权之间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余驰:到了美国以后,我看到了美国的高度发达和富强,但我更感兴趣的是观察美国人以及他们的生活。 我看到,他们无论老幼,无论健康与残疾,都生活得非常有尊严,阳光而又自信,反观中国,在国内这些年,我和我身边的很多人都感觉很焦虑,很压抑,甚至还有一些苟且。 我觉得民众精神面貌的巨大差异来自于中美两国之间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美国人手中握有真正的选票,有了选票,他们就会拥有真正的人权和自由,他们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而中共治下的中国人,从来就未曾见过真正的选票是什么样子,民众没有权利,就只能受到压迫和剥削。

荡秋报道

图片由余驰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