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武汉城出现?中共下令禁止所有车辆进出西藏道孚  

第二个武汉城出现?中共下令禁止所有车辆进出西藏道孚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8日报道】西藏东部“道孚县”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日益恶化,目前不仅成为全藏区最为严重的病例灾区,同时也成为“第二个武汉城”。据悉,截止2月17日24时,中共划分的“甘孜州”内已有62例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其中,道孚57例、康定2例、色达2例、稻城1例。


疫情下不忘管控藏人,中共在西藏号召 “百万警进千万家”  

疫情下不忘管控藏人,中共在西藏号召 “百万警进千万家”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7日报道】武汉新冠病毒疫情几乎失控之际,中共当局仍然有大量时间精力来严厉管控西藏、打压藏人人权。中共官媒报道称,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召开“百万警进千万家”动员部署会,宣称要组织民警“进社区、进牧区、进景区、进寺庙、进校园……”。援藏团体对这种侵入式的管控监视提出谴责。


预防疫情还是敏感月维稳?西藏拉萨各地进入戒严状态  

预防疫情还是敏感月维稳?西藏拉萨各地进入戒严状态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4日报道】近日“西藏自治区”中共当局大肆宣传该区唯一新冠病毒肺炎患者被治愈的消息,称疫情“归零”。而据知情拉萨市民透露, 那曲嘉黎县一名家长赴拉萨接自武汉读书返家的孩子时疑似受染,当局一直未向外公布。昨日突然有大量医护人员与警员前往该名藏人曾暂住的拉萨一小区进行消毒。与此同时,拉萨市安全部门、各地派出所纷纷在微信上向不同群组通知,要求任何单位、出租房、小区人员不得外出,并扬言严惩不从者。中共当局在三月敏感月来临前夕对拉萨作出戒严式管理,是为维稳还是应对被隐瞒的疫情,外界不得而知。


西藏亚青寺一尼师被驱逐后又遭强迫教育终自缢而亡  

西藏亚青寺一尼师被驱逐后又遭强迫教育终自缢而亡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2日报道】中共当局于2016年开始打压西藏喇荣五明佛学院与白玉亚青寺,两地学员居所遭强拆、无数僧尼学员遭驱逐。遭驱逐学员返回原籍后又被迫参加政治再教育活动。一名三十多岁的昌都江达县籍尼师从亚青寺被驱逐返回原籍后,不堪当局的“再教育”而自缢身亡。


中共在西藏东部道孚县发布通告禁止传播与疫情有关的讯息  

中共在西藏东部道孚县发布通告禁止传播与疫情有关的讯息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1日报道】武汉新冠病毒不断在全球蔓延,对世界各地的人们造成了严重威胁。但是,中共当局为了向外界隐瞒疫情,仍在企图封锁民众的言论自由。西藏东部道孚县当局于本月9日发布消息指出,将实行新冠疫情举报制度,并提供高额奖金给主动举报的民众。


在微信上传自焚藏人照片,西藏温波寺僧人入狱两年后获释  

在微信上传自焚藏人照片,西藏温波寺僧人入狱两年后获释

【西藏之声2020年2月10日报道】西藏石渠县温波寺僧人曲确于2017年底被中共警方拘捕,在被关押超过两年后,他于近日获得释放。据消息人士介绍,当年他被捕疑似是因为在微信上传自焚藏人的照片,并设定成个人账号的背景。目前还无法了解他获释后的身体健康状况,以及在狱中是否有遭受虐待等详情。


西藏境内多个佛寺为武汉捐款,对抗新冠病毒疫情  

西藏境内多个佛寺为武汉捐款,对抗新冠病毒疫情

【西藏之声2020年2月4日报道】武汉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中共治下各地之际,一贯以强盛大国自居的中国在几乎失控的疫情面前溃不成军,但仍不忘大力粉饰宣传政府救灾政策,并审查疫情消息。与此同时,在西藏东部地区,藏传佛寺塔尔寺向武汉疫情灾区捐出一百万元人民币抗灾,而位于西藏拉萨的色拉与哲蚌等寺院僧众也为武汉重灾区捐款祈祷。有藏人在相关消息下留言赞许说不论是不是同胞,向受难者伸出援手天经地义。也有藏人质疑在信息毫无透明可言的中国,各方的捐款是否能抵达真正的灾民手中。


中共防疫不忘维稳吁藏人升党旗抗武肺,西藏尖扎等地多人传谣遭罚  

中共防疫不忘维稳吁藏人升党旗抗武肺,西藏尖扎等地多人传谣遭罚

【西藏之声2020年2月3日报道】中共当局在武汉新冠病毒爆发初期,全力隐瞒封锁疫情,并打压爆料者,至今仍将主要精力用于维稳辟谣之上。在西藏尖扎、玉树与西宁等地,中共警方宣称已处置数百条负面谣言、 同时发布“正面引导贴文”上百篇。在西藏芒拉地区,地方当局发布宣传视频,号召各方升党旗对抗武肺病毒。


西藏拉萨确诊首例武肺患者,拉萨市民:当局瞒七例疑似病例  

西藏拉萨确诊首例武肺患者,拉萨市民:当局瞒七例疑似病例

【西藏之声2020年1月30日报道】因中共当局在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又称武汉肺炎)时将精力用于隐瞒疫情、打压爆料者之上,导致疫情扩散。除中国各地外,被中共划分入其他省区的西藏东部已经出现多个确诊病例。而中共划分的“西藏自治区”也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稍后被检测为阳性。据拉萨市民透露,被检测为疑似病例时,几乎就已经可以确诊,只是无法在北京点头前通报而已。由此判断,拉萨医疗人员接触到的“疑似病例”还有七例左右,当局至今不准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