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独立历史事实争取国际合法认可」决议通过  

【西藏之声9月23日报导】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第二次会议今天(23日)进入第7天通过一系列决议,其中包括一项以官文通过向世人阐述「西藏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争取国际合法认可的决议。 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冈拉姆女士今天在会上提案指出,联合国、国际法律事务专家委员会、美国国会、欧洲议会、日内瓦汉藏会议报告,以及观点中立的历史研究学者等认同中共入侵西藏前,西藏拥有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但中国政府一贯以谎言捏造历史、歪曲真相,对以秉持中间道路展开的藏中会谈制造不必要的障碍,欺瞒和误导不了解真相的民众,因此议会方面应就此制定决议案极为重要。 提案说,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应负责收集中共入侵前,西藏为独立国家的所有合法有力的证据,通过书籍、图片和影视等途径以各主要通用语言向世人作宣传;此外就西藏流亡政府,即藏人行政中央为境内外藏人公认的延续甘丹颇章政权的一个政府作介绍,并争取在《国际法》上得到合法的认可。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冈拉姆女士表示,(录音)世界各国政府虽认同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但没有一个在法律上作出公开承认,因此为了向未来藏人留下历史真相的证据,这次提出了这样一个决议。 这份决议案在无任何异议下,得到议员支持。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宣布此案通过。 另外,今天议会主要讨论议员的个人提案外,还通过了修章项目的部分提案,包括法官、内阁部长、选举事务署及审计署等主管的月薪、议员责任及福利等。


国际援藏组织称赞尼泊尔释放23名藏人  

【西藏之声9月23日报导】尼泊尔政府昨天(22日)释放了近期拘押的23名入境逃亡藏人,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赞扬尼泊尔政府未按中共要求将这批藏人移交于中方,而给予了自由。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其网上指出,尼泊尔当局将23名藏人在拘押近10天后转交给位于加德满都的国际难民事务署,预计这批藏人在近期被送至印度受到西藏流亡政府的保护。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玛丽贝特•马尔凯(Mary Beth Markey)女士表示,23名藏人现在终于安全度过了被遣返的危险期。在此感谢联合国难民事务公署(UNHCR)、尼泊尔律师、非官方团体、政府包括美国和英国等为他们的获释所作的工作。 马尔凯说,我们对尼泊尔政府的决策者在紧要关头利用智慧支持和履行《国际法》,未将这批藏人强行遣返,交给中共当局。她说,23名逃亡藏人被尼泊尔移民局扣留期间,按照常规,应及时移交给联合国难民事务公署,再中转过境到印度,但是尼泊尔受到来自中国驻加德满都大使馆的干预和指令,要求将藏人移交于中共看守所中。这种强行遣返完全违背《国际法》,一旦藏人被遣返,将会受到酷刑折磨。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马尔凯女士表示,这一问题是中共制造的,它企图破坏对过境尼泊尔的西藏难民所制定的人道处理既定协议。她说,为了逃亡藏人的安全起见,下一步应该敦促联合国和各种政府提供协助,支持尼泊尔政府编纂《国家难民法》,以确保过境尼泊尔旅游的藏人和所有难民按照国际各个标准得到保护。 此外,23名藏人获释后,西藏青年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团体也称赞尼泊尔政府同时,还在网上发起「致谢尼泊尔政府」的活动,呼吁尼泊尔保持民主作风,不受中共鼓动,关乎流亡藏人处境,务实解决难民危机。


印东流亡藏人举办「中间道路政策」宣传活动  

【西藏之声9月23日报导】印度东部奥里萨藏人流亡社区在本月20号举办「中间道路政策」宣传活动,以增进民众的认知度并获得更多国际社区的支持。 奥里萨流亡社区邀请了三个由非藏裔人士组成的团体参加了这次活动,其中有7名来自法国“措瓦协会”(Tsowa Association)的成员,大都为医学学生和官员, 另外有36名奥里萨藏人中心学校(CST)的教职人员,以及印度国家银行(SBI)和卡纳拉银行(Canara)的两位分行经理。 奥里萨流亡藏人社区负责人阿旺云丹(Ngawang Yonten)向与会人员介绍了西藏的历史,以及境内外藏人正在面临的诸多问题,并重点介绍了流亡藏人在自由抗争运动中所采用的,对西藏和中国双方都有利益的「中间道路政策」。 在宣传活动上,阿旺云丹还向民众放映了由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新闻部制作的短片,详细介绍了有关中间道路政策的性质、起始以及至今所取得的成效等。


西藏怒江多座违建电站致环境恶化  

【西藏之声9月23日报导】发源于西藏高原唐古拉山的怒江,近来建起了多座水电站,被指未批先建。环评报告指出,因电站引水发电,使当地河段水量变少,出现枯水期产生脱水现象,违建电站使当地生态环境变得极为脆弱。西藏流亡政府环境部门指出,西藏江河是无国界的,不属于中国,因此中方无权通过建立水电站破坏生态环境。 据《每日经济新闻》今天(23日)消息,怒江因位于保护区,使曾开工的水电站,在经历8年争议后,被迫停工。但是近日,发现怒江境内较大的66条支流已被小水电站包围,已建和待建小水电约90座,几乎每条支流都建了水电站。 环评报告指出,怒江地区地质的脆弱,一直为环保人士所担心,怒江地区是新构造运动最强烈的地区,地震等级为里氏7~8级区。此外,一旦下雨,公路上就极易发生泥石流现象。 据官方数字,截至2008年,共有45家企业进驻怒江开发中小水电,协议开发65条河流,拟修建85座电站,规划总装机容量135.73万千瓦,概算总投资60多亿元。当时已发电试运25座电站,新增装机容量35.175万千瓦。此前,怒江州总装机容量仅6.36万千瓦。 怒江州环保局一名官员告诉记者,怒江州有50万人口,“这些电站一旦建设起来,整个怒江州的人不用上班都可以养活了”。但这对怒江的影响是难以预测的。 环评报告说,怒江每座电站后面都是几百米不等的钢管、几公里不等的隧道和漫长的山路,由于两三年的隧道开凿工期,使得不少水电站建设未批先建,或边批边建,导致不少河流在丰水季节亦出现断流,而大量建设的水电站正在使怒江的生态变得越来越脆弱。 在此问题上,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新闻部环境发展项目负责人丹增诺布今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录音)长江、黄河、澜沧江、怒江和雅鲁藏布江五大江河发源于西藏,但都是无国界的,不属于中国,但中共却在这些江河上大肆建立水坝和水电站,引起不少中国国内民众和环保人士的指责,声称不符合民意,不能有政府说了算。因此只要这种抗议声音由非政府组织和环保人士在联合国或国际各会议上加大发出,我们定会制止中共的行为。 丹增诺布表示,中共在西藏各大江河兴建水坝和水电站的项目被中国国内专家上书,公开提出了反对。他说,中国两位专家向总理温家宝致函指出,西藏高原怒江不仅是保护区,同时也是地震高发区,如果在怒江上建立水坝和水电站则是弊大于利,在未来将会遭遇如同日本一样的危机。 此外,位于西藏的长江和黄河支流流域先后出现大洪水,造成周边中国9省市600多万人受灾,101人因灾死亡或失踪。 消息说,中国当局已紧急转移150多万人,直接经济损失约124亿元人民币。 据统计,中国31个省市区今年入汛以来共有7523万人遭受洪涝灾害,因灾死亡440人,失踪152人,直接经济损失约1011亿元人民币。


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会在达兰萨拉召开  

【西藏之声9月22日报导】西藏流亡政府宗教与文化部主办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及苯教」第十一次宗教大会于今天(22日)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苏日亚饭店中召开。(录音) 西藏苯教和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法王和代表,来自印度喜马拉雅区域的高僧措纳仁波切和罗庆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前任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西藏人民议会正副议长和各教派议员,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为首的各部门部长共同出席了今天早上举行的宗教大会开幕仪式。 西藏萨迦派法王达赤仁波切点燃酥油灯为大会进行揭幕后,其先为西藏宁玛派法王楚西仁波切的圆寂和西藏流亡政府前任首席部长久金•图丹南嘉过世进行了默哀一分钟,随后西藏流亡政府宗教与文化部部长白玛琼觉发表演说,呼吁与会人士能够制定具有实效的决议,为弘扬和继承佛法事业付出努力。 白玛琼觉表示,(录音)目前西藏境内的佛法事业正处于极度衰退的状态下,能够得到在座的每一位高僧大德的共同努力与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希望与会人士在大会各项议题上进行深入讨论,为提高各寺院佛学水平而寻求新的发展途径,就西藏尼姑的佛学博士学位等方面制定决议案。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在今天的仪式上表示,第十四届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刚上任,有幸在同一个地点拜见到西藏各教派领袖,因此,利用这一机会向各教派法王和代表汇报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在未来五年的工作规划与相关政策。 洛桑森格说,(录音)第十四届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将以统一、创新和自力更生为基础,继续为西藏自由事业付出努力;力争达赖喇嘛尊者尽快返回雪域西藏;加强对达赖喇嘛尊者的安全护卫工作;加以保护西藏宗教文化与传统习俗;巩固和发展西藏流亡政府机制与各难民定居点;保护西藏生态环境;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争取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支持,以及继续秉持中间道路立场,为解决藏中问题付出努力。 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会开幕仪式结束后,西藏萨迦派法王达赤仁波切、苯教法王米日赤增仁波切,以及印度喜马拉雅区域高僧措纳仁波切和罗庆仁波切接受本台的专访。 措纳仁波切表示,这次大会主要就上次大会制定的决议案落实情况进行审议,同时将制订未来发展规划,并有利于增进各教派法王的互动和友情,因此,受到西藏流亡政府宗教与文化部的邀请能够参加这次重要的宗教大会而感到十分高兴。 近来中共政府把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视为政治手段企图进行干涉。在此问题上,措纳仁波切向本台表示,行政机关是无权指定转世灵童,例如一位高僧大德是否需要再转世,是按照他的众弟子的意愿和信仰来做决定,如果他没有这点基础,既是被确认为转世灵童,也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措纳仁波切说,(录音)现阶段,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是全球公认和最信赖的佛教领袖,其转世灵童,绝对不能由中国政府单独作决定,也不可能由居住在国外的流亡藏人社会作决定,而应该有居住在全球各地的尊崇和信仰达赖喇嘛的所有民众共同作决定,因此全球佛教徒必须就这一问题给予关注和参与是非常重要的。 来自印度斯比迪地区的高僧罗庆仁波切表示,自己作为一名喜马拉雅区域的高僧,一直努力增强在喜马拉雅区域各寺院中的佛学修行,遵照达赖喇嘛尊者言教,对普通民众讲解佛法知识、开设佛学课程,提高对佛法的正确认识。 被问及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时,罗庆仁波切强调,(录音)这个问题很重要,也许在本次大会上,各教派领袖会提及这一问题,但他认为怎样寻找转世灵童,以及运用何种途径等方面,由达赖喇嘛尊者亲自作出说明的话,肯定会得到大家的赞同,我希望这样比较稳妥。 西藏苯教法王米日赤增仁波切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录音)本人参加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会主要就评估和审议此前会议所制定的各项决议案的落实情况,认真研究如何解决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困境,以及怎样发扬和传承宗教仪轨等问题。 西藏萨迦派法王达赤仁波切在接受本台专访时介绍说,历次大会都遵照达赖喇嘛尊者的正确领导,就如何弘扬佛法事业进行深入讨论,因此,将会按照大会的相关议题发表自己的一些看法。 有关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上,萨迦派法王达赤仁波切表示,(录音)那是达赖喇嘛的转世,所以必须要尊重并按照达赖喇嘛尊者的意愿行事,再说西藏有着很多传统的转世确认方式,我们也可以借鉴这个,除此之外,绝对不可有任何人进行利用转世问题。 萨迦派法王达赤仁波切最后强调,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朱巴至历代达赖喇嘛都以观世音菩萨的化身,降临雪域西藏,这一转世体系绝对不可有任何改变,藏人是观世音菩萨的教化之民,因此,两者永远不可分离。 在这次为期三天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及苯教」第十一次宗教大会主要就如何增进各寺院学佛修法、如何就佛教与科学并用研习且做好21世纪佛教徒、如何在各寺院教授科学课程,以及如何对藏传佛教女格西(佛学博士)颁授学位等方面展开深入讨论。 据了解,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将于明天(23日)上午同各高僧大德共同出席在达兰萨拉大乘经院举行的西藏先烈祈福法会后,将出席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会,并发表演说。 此外,印度南部西藏哲蚌寺荣博祖夏仁波切今天向本台介绍说,第十一次西藏宗教大会结束后,将在达兰萨拉附近诺布林卡西藏文化中心举办「流亡西藏高僧」会议,西藏各教派领袖和代表,以及其他高僧大德将受邀共同出席这次为期两天的会议。


23名遭捕逃亡藏人被尼泊尔释放  

【西藏之声9月22日报导】近期从西藏步行入境尼泊尔遭捕的23名逃亡藏人于今天(22日)被尼泊尔移民局转交给国际难民事务署后,目前已安全抵达西藏难民接待站。 本月先后从西藏途径尼泊尔试图逃往印度的23名藏人进入尼泊尔境内时被警方拘捕,警方分别在13日和14日将他们移交于尼泊尔移民署,但当局迟迟未将这批藏人交于国际难民事务署,遭到声援西藏团体、西藏青年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和流亡藏人的谴责和抗议。 据本台驻地记者发来消息,尼泊尔当局对这批藏人每人罚款近4千尼泊尔卢比后,于今天(22日)交于国际难民事务署。目前他们都已安全抵达西藏难民接待站,但拒绝接受媒体的采访。 对于23名藏人被尼泊尔当局释放方面,西藏青年会会长次旺仁增表示,(录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他们出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中共的高压统治,使他们难以继续生存,才不得已选择流亡。他们在尼泊尔遭拘押的消息传出后,令我们非常担忧,不过,如今他们已获释并安全抵达接待站,我们感到很欣慰。 西藏青年会呼吁各方应感谢尼泊尔政府按照呼吁对这批藏人给予自由。会长次旺仁增说,(录音)为了他们的获释,我们各方进行了多次呼吁,尼泊尔政府对此作出回应,释放了他们,因此我们要感谢尼泊尔总理巴特拉伊和尼政府,这极为重要。 据了解,这次获释的23名逃亡藏人包括18名男子和5名女子中,共有12名僧人。


缅甸流亡民主人士参访达兰萨拉  

【西藏之声9月22日报导】来自印度新德里的40多名缅甸流亡民主人士今天(22日)对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进行了参访。 这一参访活动是由达兰萨拉地方西藏青年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妇女会和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等共同组办。这批缅甸人士先后参观了流亡政府各部门、西藏人民议会、西藏儿童村学校以及下密院等。 达兰萨拉地方西藏青年会会长丹增尊珠向本台介绍这个参访团时表示,(录音)这支由流亡印度的缅甸人组成的参访团中,有40多名在校学生和为非政府组织工作的缅甸民主人士,主要目的是为了了解西藏流亡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在怎样为西藏的自由事业而抗争,并学习以保护文化的方式来推动自由事业等。 这次参访团的领队金先生向本台表示,参访达兰萨拉是希望借鉴流亡藏人争取民族自由的斗争经验。他说,(录音)我们觉得缅甸人和西藏人在为自由抗争的运动中,都拥有非常好的领袖,如达赖喇嘛尊者和昂山素吉女士,而且他们两位都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都在自由抗争中鼓励人民遵循非暴力。另外,在2007年缅甸的“袈裟革命”和“2008年西藏全境的抗议活动”中,两国的僧侣都起了至关重要的带头作用,所以缅甸和西藏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境外的西藏运动在达赖喇嘛的带领下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经验丰富,因此我们这次来印度是希望可以借鉴流亡藏人的抗争经验。


南非:正在审批达赖喇嘛入境签证事宜  

【西藏之声9月22日报导】就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申请入境南非签证,应邀出席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在下月7日举行80岁寿诞庆典一事,南非政府表示,正在审批达赖喇嘛尊者入境签证事宜,并声称没有受到来自中国政府施加的压力。 据路透社消息,南非副外交部长弗拉斯曼本周三(21日)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南非政府的确已经受到了达赖喇嘛提出签证申请,目前相关部门正在按程序审批申请。不过,他只是表示,未受到中共的施压,但没有进一步说明南非方面是否会向达赖喇嘛尊者发放签证。 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为达赖剌嘛尊者能够出席他的寿辰庆典,正在与南非政府进行着交涉。他表示,对政府这次能够将签证发放给达赖喇嘛尊者抱有非常大的希望。 另据印度《经济时报》消息,印度时尚摄影师阿杜•卡斯比卡(Atul Kasbekar)最近设计的一系列商品因为暗示轻蔑达赖喇嘛尊者之意,引起设立在新德里的「达赖喇嘛普世责任基金会」(FURHHDL)的强烈抗议。 这些正在申请专利的商品中,有印在咖啡杯和T恤衫上的“达赖是唯一的真理”(The only truth is Dalai)的宣传词,达赖喇嘛普世责任基金会的代表萨菲•阿南德(Safir Anand)对此表示,这些宣传词背后的目的很明显是纯商业化的,他们想以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知名度为资本。他们擅自取用的“达赖(Dalai)”一词不但是一个轻蔑的称呼,而且让人听起来更像是英文中的“谎言The lie”一词,这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达赖喇嘛普世基金会已就此事致函给孟买专利商标登记处,反对卡斯比卡的专利申请。 而卡斯比卡的法律代言人则出面解释,称卡斯比卡非常尊敬尊者达赖喇嘛,他的设计绝对没有轻蔑尊者的意思,他们将就此事与普世责任基金会进行沟通。


西藏人民议会制定决议感恩达赖喇嘛尊者  

【西藏之声9月21日报导】为了感恩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在过去60年里就西藏政教事业所付出的伟大贡献,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于今天(21日)制定一项官方决议案。 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第2次会议今天(21日)已进入第五天,会议一致通过一项官方决议案,感恩达赖喇嘛尊者至今为西藏政教事业所作的贡献,并祈求尊者在将来继续赐予指导。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嘎玛群培在今天的会议上详细阐述了第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于1642年创立西藏甘丹颇章政权后的主权独立地位和政教兴盛等辉煌历史事迹,以及公元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开始,西藏屡次遭到周边国家的侵略,导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一度流亡国外和1949年由于中共红色政权的武装入侵,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年仅16岁时开始担任西藏政教最高领袖,被迫签订所谓的17条协议,1959年被迫流亡后着手建立民主体制,成立西藏人民议会、制定《流亡藏人宪章》、以及2011年3月14日达赖喇嘛尊者向第十四届西藏人民议会致函,坚定不再担任西藏政教最高领袖的职务,将政治与行政权责移交给民选领导等的伟大业绩,特别提出了一项官方决议案,感恩达赖喇嘛尊者。 决议案指出,历代达赖喇嘛是雪域西藏和藏人的祜主,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在过去60年的执政期间所作出的伟大业绩,使藏人能够与全球其他先进民族并肩同行,为此全体藏人将永远感恩和感激达赖喇嘛尊者,并祈求尊者在将来继续为西藏人民的福祉利益,随时赐予珍贵的言教指导。 随后西藏人民议员们纷纷就这一决议案进行发言,一致感谢达赖喇嘛尊者为全球和平、宗教和谐和西藏人民的福祉利益所付出的不懈努力,以及为藏汉两族的团结与和睦,提出中间道路立场等的伟大业绩,并祈愿达赖喇嘛尊者健康长寿,早日返回雪域西藏。


多个组织声援遭尼泊尔关押的逃亡藏人  

【西藏之声9月21日报导】西藏青年会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为本月上旬遭尼泊尔当局拘押至今的23名逃亡藏人,展开声援活动。 设立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青年会(Tibetan Youth Congress)在昨天(20日)开始展开活动,声援23名遭尼泊尔关押的逃亡藏人。西藏青年会在一封呼吁信中提出,本月被捕的23名逃亡藏人已被尼泊尔移民署关押十天,尼泊尔人权组织(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of Nepal)曾探望他们并要求尼泊尔移民署释放这批藏人,但在中共政府的强烈干预下,23名逃亡藏人中的20名青少年既有可能被遣返中国。 据可靠消息,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曾通过外交途径向尼泊尔政府递交一封信件,声称这是一起“跨国贩卖人口案件”,并要求尼泊尔当局将这批藏人移交给中方,还称部分青少年的父母在西藏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带回自己的孩子。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CT)在昨天(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尼泊尔没有按照和联合国达成的《君子协定》,将这批逃亡藏人移交给国际难民事务署。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当地一位采访过这批逃亡藏人的人士说,23名藏人都是为逃离中共的压迫而离开西藏,并希望能拜见达赖喇嘛尊者,他们完全具备申请难民的资格。 西藏亲年会还指责尼泊尔警方用遣返西藏逃亡者来换取中共的金钱奖励,呼吁社会各界用写信和致电尼泊尔内政部的方式,对此事表达关注,并要求尼泊尔当局立即将这批藏人移交给联合国难民事务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