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西藏议会和内阁向锡金地震致哀  

【西藏之声9月20日报导】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西藏人民议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分别致悼唁函,向所有锡金及周边地区因地震失去生命的民众致以沉痛哀悼,并为所有伤者早日康复进行了祈祷。 达赖喇嘛尊者在今天(20日)在致给锡金邦首席部长巴旺强林的悼唁函中对于这次震灾表达了强烈关注和慰问。尊者说,日前在喜马拉雅山区,特别是在锡金发生的强震所造成生命和财产损失,感到非常难过。 达赖喇嘛尊者向所有罹难者家属表达了同情和慰问。尊者说,在他最近的记忆中,这次是最严重的地震之一。 达赖喇嘛尊者为受灾者进行祈祷的同时,还向灾区募捐了50万印度卢比。 西藏人民议会昨天(周一)在致给锡金邦首席部长巴旺强林的悼唁函中,议长边巴次仁对于锡金邦境内本月18日发生强震,使该邦和周边地区的很多生命和财产严重受损深表痛心;并指出,议会方面就此通过一项决议,为所有遇难者致哀,并祈祷伤者早日康复、灾区尽早重建。 西藏人民议会副议长索南丹培向本台表示,(录音)透过媒体报道,我们了解到锡金首府甘多克发生的地震,波及西藏和尼泊尔等国,造成人员死伤、房屋倒塌和交通中断的讯息后,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第二次会议上,立即就此通过这一官方决议,为遇难者亡灵早日超度、受伤者摆脱病痛折磨进行祈福。悼唁函已寄发给了锡金邦首席部长巴旺强林。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代表内阁向地震罹难者和灾民表达了哀悼和慰问。洛桑森格表示,(录音)我们听到的这一惨重灾难,感到极为悲痛。特别是我的一位朋友试图向他的锡金家人通话,但无法取得联系。非常不幸的是,不仅在锡金境内,同时也在西藏,很多人因为这场灾难而失去生命,令人痛心。我们的议会已通过决议,为逝者亡灵步入极乐净土举行默哀一分钟仪式,并向罹难者家属表达了深切慰问。 据媒体综合消息,这次地震造成包括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国、西藏及不丹多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8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其中西藏亚东县2900多户民房被毁, 接近1万 3800人受灾,7人死亡。此外,位于震央的锡金邦死亡人数至少有50人。


尼泊尔继续关押23名逃亡藏人遭指责  

【西藏之声9月20日报导】尼泊尔当局至今未将本月拘捕的23名逃亡藏人按照相关协定移交给联合国难民署。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对此进行谴责,并致函尼泊尔总理,呼吁尼方尽快合理解决这一事件。 据本台驻尼泊尔记者发来消息,尼泊尔移民署在中国大使馆的干预下,仍继续对23名被捕逃亡藏人进行审问,至今没有将这批藏人移交给尼泊尔的国际难民事务署。 今年9月先后从西藏入境尼泊尔遭捕的23名逃亡藏人分别在13日和14日被边界警察移交于尼泊尔移民署。虽然尼泊尔西藏流亡社区的有关人士为这批被捕藏人早日获释,正在通过各种途径与尼泊尔方面沟通,但是尼泊尔移民署却在中国大使馆的干预和指使下,以贩卖人口为罪名对23名藏人包括18名男子和5名女子进行审问,使这批藏人陷入新的困境中。 此外,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FT)主席丹增多杰昨天(18日)致函尼泊尔新上任的总理巴特拉伊(Dr. Bahuram Bhattarai)呼吁巴特拉伊履行尼泊尔与联合国国际难民事务署(UNHCR)就西藏难民达成的《君子协定》(Gentlemen’s Agreement)内容。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这封呼吁信同时还寄给了尼泊尔内政部、尼泊尔常驻联合国代表团(Permanent Mission of Nepal to the United Nations)、尼泊尔驻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等。 丹增多杰在呼吁信中代表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分布在全球的5万多名成员,对包括8名儿童的23名藏人难民被尼泊尔移民署关押一事表达了强烈关注,并谴责尼泊尔对这批在本月11日左右遭捕的逃亡藏人未按尼泊尔和联合国难民署达成的《君子协定》来对待和处理。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驻达兰萨拉项目负责人吉占丹增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录音)尼泊尔总理因为要参加在纽约举办的第66届联合国大会而来到美国,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借这个机会向他递交了一封呼吁信,主要就23名被捕藏人仍被关押一事,呼吁尼泊尔遵守和联合国难民署达成的《君子协定》;另外强调了境内藏人长年来冒着风险进入尼泊尔前往印度,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逃避遭受中共的压迫,如果尼泊尔遣返或者继续关押这批藏人,就是违反了和联合国达成的《君子协定》,我们呼吁国际组织对此事件进行关注和调查。 此外,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FT)主席丹增多杰在呼吁信中,还对尼泊尔在近日地震中造成的人员死伤致以慰问和哀悼,并表示理解尼泊尔政府或许是因为这次地震才延迟了对23名藏人的处理,并在呼吁信最后表示,将会继续关注这一事件,并将向位于全球的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成员就事件进展提供最新消息。


西藏女子夺得世界摔跤锦标赛冠军  

【西藏之声9月20日报导】来自西藏林芝的青年女子西洛卓玛在2011年摔跤世界锦标赛女子自由式67公斤级比赛中夺得冠军,成为西藏竞技体育历史上拿到世界级冠军的首位藏人。 据媒体综合消息,西藏女选手西洛卓玛于本月16日在土耳其历史名城伊斯坦布尔(Istanbul)举行的2011年摔跤世锦赛女子自由式67公斤级决赛中,战胜蒙古国选手班资日格其夺得了世界冠军。 西洛卓玛表示,令她感到惊喜和意外的是,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就拿到了冠军。 西藏体工队队长多吉秋云表示,西洛卓玛成为西藏首个世界冠军,这是我们体育工作者的幸事。多吉秋云说,西洛卓玛基本功非常扎实,力量、爆发力好,在场上又敢打敢拼,是个非常难得的摔跤运动员。 西洛卓玛,现年23岁,是西藏林芝地区林芝县布久乡仲沙巴村人,今年4月在中国全国摔跤锦标赛上获得亚军,5个月后,就拿到了摔跤世界锦标赛冠军。


多名中国异议人士获人权奖 中共另办山寨和平奖  

【西藏之声9月20日报导】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公布本年度赫尔曼•哈米特获奖名单,其中包括10名中国异议人士;此外,中共政府又开张所谓孔子和平奖,其中则包括中共擅自认定、被广大藏人称为“中共班禅或假班禅”的坚参诺布和俄罗斯总理普京。 据外媒综合消息,来自全球24个国家的共计48人获得了人权观察颁发的本年度赫尔曼•哈米特奖,其中包括四川异议人士谭作人和刘贤斌,内蒙古作家哈达和图门乌力吉等10位中国异议人士,人权观察以此表扬他们对言论自由的坚持。 人权观察表示,1989年开始颁发的赫尔曼•哈米特奖,其得奖者都曾经遭受政治迫害或人权侵犯。 此外,中共政府擅自认定班禅喇嘛转世的坚参诺布和俄罗斯总理普京等入围由中国文化部指导成立的所谓“孔子和平奖”。入围名单被公布后,立刻遭到民众的批评。 凯迪社区发表题为 “鱼目混珠,中国第二届‘孔子和平奖’出来啦,快来赏奇”的网评文章批评说,一个越来越崇拜斯达林暴力统治的暴君,居然可以在中国获得“孔子和平奖”? 至于坚参诺布的入围也遭到网民的批评。有网民讽刺说:“他是支持中共对西藏的迫害而受赏吧?” 更有网友质问说:“和平奖也被我神奇党国山寨了啊,怎么就不敢山寨一下人家的民主体制和人权观点?” “孔子和平奖”执行主席刘浩峰向法新社表示,入围今年“孔子和平奖”的候选人有班禅坚参诺布、普京、德国总理默克尔、南非总统祖玛和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袁隆平。刘浩峰说,班禅是因为他对“和谐中国的创建”而入围。 刘浩峰表示,中国的和平奖既不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山寨奖项,也不是它的竞争对手,但是,孔子和平奖明显是来自“东方意识”的产物。 对于“孔子和平奖”是否与诺贝尔和平奖相竞争?环球时报曾报导指称,“孔子和平奖”是中国以民间组织形式,争夺话语权。 去年才创立的孔子和平奖,奖金10万元人民币。第一位获奖者为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但他拒绝了亲领此奖。 法新社报导说,早些时候,孔子和平奖评判委员会的组织者反驳了此奖的颁发乃中共授意的传闻。与此同时,和平奖执行主席刘浩峰则公开声明称,和平奖的创办组织受中国文化部监督。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宣布新部长任职部门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今天(1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内阁六位新部长所要任职的部门。 在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大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洛桑森格首先向媒体记者介绍了六位新部长以及他们要任职的部门,并表示,他提名的部长都是按照自己当初竞选首席部长时所作出的承诺而选择的。 洛桑森格说,(录音)我参加竞选时讲过,部长人选将会有老有少,有来自西藏三区的,还会有女性,现在我身旁坐着的这六位部长都符合了当初的承诺,他们不论是在教育程度和能力,还是在经验等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标准。我坚信他们都会遵循达赖喇嘛尊者的教导,和我一起在未来五年内,像一家人一样,为西藏事业竭尽全力地奋斗。 洛桑森格还宣布,自己将暂时兼任教育部部长,前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部长忠群欧珠和前经济部部长长次仁顿珠继续留任于各自原先的岗位;在十一届内阁时曾担任安全部部长的白玛群觉被任命为宗教部部长;两位女部长中,前议会副议长嘉日卓玛被任命为内政部部长,而前议员德吉确央被任命为外交与新闻部部长;最年轻的次仁旺久被任命为卫生部部长。 就记者问及有关中共不断谩骂洛桑森格的情况下,他要怎样继续展开藏中对话方面,洛桑森格表示,中共总是谩骂,他们连达赖喇嘛尊者都骂,更不用说我了。但是,在明知中共一直没有停止谩骂和诬蔑达赖喇嘛尊者的情况下,我们的特使还是先后多次前往北京与中方对话。所以,对我进行谩骂,只是中共的惯例,我们政府方面则一直都在遵受中间道路政策,我们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中共进行对话,正如我多次强调过的一样。藏中对话只是进展缓慢,但不是完全没有进展,所以他们对我的谩骂决不会改变我对藏中对话继续努力的信心。 洛桑森格还对昨天发生在藏印边界的地震表示痛心,并表示,今早西藏人民议会为受灾民众进行了悼念。


中共奖励西藏僧人还俗 阿坝三名藏人遭判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中共政府在西藏安多阿坝格德寺中除了开展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以外,日前还奖励僧众还俗,另外当局对该寺三名僧人进行非法宣判。 位于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格德寺西藏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成员次仁向本台介绍说,(录音)中共阿坝州马尔康县人民法院以指控涉嫌参与格德寺僧人平措自焚事件为罪名,于本月5日对格德寺自焚僧人平措的哥哥、现年22岁的洛桑达杰和另一位来自阿坝县河支乡现年30岁的僧人次阔分别判处劳教2年半;此外,当局还对阿坝县格德寺年仅16岁的僧人多杰判处了劳教三年。 上月29日和30日,所谓中共阿坝州马尔康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格德寺三名僧人判处重刑,其中包括自焚僧人平措的亲叔和经师尊珠。 本月5日被判刑的西藏自焚僧人平措的哥哥洛桑达杰于今年4月12日遭到中共公安的拘捕,另两名被判僧人也是在今年4月份遭捕。 除了在寺院开展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对僧众进行洗脑之外,中共政府还奖励僧众还俗。 次仁表示,(录音)西藏僧人平措为民族自由事业英勇自焚牺牲后,数百名格德寺僧人遭到中共政府的拘捕和强行驱逐。日前中共当局公开表示,如果被驱逐出寺的格德寺僧人从此还俗不再到寺院,每人将可获得2万元中国人民币的奖励,另外在三年内可以获得5万元的无息贷款。此外,当局还宣称,凡是在今年三月份之后还俗的每一位格德寺僧人则可获得1万元人民币的奖励,三年内可无息贷款5万元。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位还俗僧人领取中共政府的这一奖励金。


中共军警开枪镇压西藏甘孜乡城县藏人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近日中共军警开枪镇压位于西藏康区甘孜州乡城县境内的藏人,局势正在恶化当中。 现居住在印度的一位藏人引述境内可靠消息向本台介绍说,中共当局从四年前开始在西藏康区甘孜州乡城县知名景点,巴姆神山上开采矿产资源,但在工作待遇问题上,被雇佣的藏人老板与施工藏人间经常发生争执。 (录音)消息人士表示,本月17日,部分施工藏人就工作待遇问题与被当局雇用的藏人老板扎西洛格间再次发生强烈争执,于是扎西洛格通过电话联系乡城县某县长后,当局派遣大批公安和武警来到现场,开枪镇压那些施工藏人,据说有3至4名藏人受枪伤。 消息人士还表示,上述藏人被开枪镇压后,200多名当地藏人举行和平集会,抗议中共军警的镇压行为,但不幸遭到军警的殴打,多名藏人受伤。 消息人士说,(录音)目前当地藏人都纷纷表示,他们将为这一事件请愿到底,另有多名藏人曾与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CCTV-9)取得联系,希望通过媒体揭发军警的恶劣行径,但至今没有得到关注。


印度强震致西藏亚东七人死亡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印度东北部锡金邦境内发生6.9级强烈地震 ,导致位于藏尼边界的西藏亚东出现7人死亡。 印度时间昨天(18日)傍晚6点10分,在印度锡金首府甘托克发生6.9级地震,波及甘托克周边地区、邻国尼泊尔和西藏,已造成至少50人死亡。由于偏远地区通讯与交通中断,加上暴雨不断,使救援行动受阻,据信死亡人数还会继续攀升。 据中共媒体新华社消息,西藏亚东县位于距离昨晚发生地震的印度锡金邦约40公里。目前统计到亚东县因这次强震导致死亡人数已增至7人,伤及100多人。地震造成较多房屋倒塌和受损,70%以上民房成危房。亚东县城一度停电,光缆中断。地震也波及西藏日喀则13个县,其中亚东、定结等县受灾较重。日喀则以外的部分地区也出现房屋倒塌,拉萨市的居民纷纷到室外暂避。具体灾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之中。 另据印度媒体消息,地震昨天傍晚在印度锡金邦首府甘托克发生后, 多幢建筑物受损,并引发山泥倾泻 , 电力和通讯中断 ,印度北部和东部地区, 包括首都新德里都有震感,印度至少有26人死亡 ,数百人受伤。 邻国尼泊尔、不丹和孟加拉国也有震动,并有房屋倒塌,已造成多人死亡。 锡金首府甘托克是这次地震的震央,居住着很多藏人,目前是否造成当地藏人死伤方面,甘托克地方西藏流亡社区主管噶玛占堆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除一名藏人重伤外,其余藏人,特别是学生被及时安置在操场上,无一人受伤,不过学校暂时还不能开课。 噶玛占堆说,(录音)位于甘托克的西藏流亡社区所属管辖的有20个定居点,虽然我们无法与东部和北部的藏人定居点取得联系,但是其它定居点所幸没有传出有藏人死亡的消息。不过,目前甘托克桑博扎西藏学校的藏文教师洛桑金巴受伤严重,生还希望不大。其他藏人暂无死伤情况。


达赖喇嘛结束四国访问返抵达兰萨拉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圆满结束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四国访问,于今天(19日)返抵居住地印度北部达兰萨拉。 达赖喇嘛尊者于本月5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接受了由印度最大的大学英迪拉甘地国立开放大学(IGNOU)授予的「荣誉文学博士学位」,这一荣誉是表彰尊者一向促进世界和平、宗教和谐与人类道德价值所作出的伟大业绩。尊者在颁奖仪式上呼吁印度年轻一代应延续祖辈流传下来的非暴力与宗教和谐理念。 本月7日,达赖喇嘛尊者出席了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举行的「第二届911之后环球世界宗教大会」,在演说中,尊者敦促中国政府给予民众更多言论自由,并实现司法独立,同时呼吁各宗教间要和平共存。之后参访西藏文殊佛学中心,接见所有成员和当地藏人,主要强调维护和延续西藏传统宗教、文化和习俗极为重要。当天下午,尊者在蒙特利尔体育场对大众以“人类普世责任”发表了公开演讲。 本月8日下午,尊者抵达位于拉丁美洲的墨西哥东北新莱昂州(Nuevo Leon)首府蒙特雷(Monterrey)展开三天访问,受到墨西哥内政部官员及人权价值与法律文化促进委员会主席为首的各方人士隆重迎请。本月9日,达赖喇嘛尊者与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伊诺霍萨(Felipe Calderon Hinojosa)举行了会晤,两人讨论了“在现代社会中促进道德论理价值的重要性”,总统通过询问西藏当前局势,对西藏问题表达了关注。尊者随后出席了「第三届国际人类应有的价值和法治组织理事会议」,以主题“如何透过利他与慈悲建立和谐”发表了演说。10日至11日,尊者在墨西哥城向大众传授佛法,还以“如何在困难时期寻求快乐”为主题,向3万多民众发表公众演说,还为墨西哥战争纪念博物馆举办的主题为「西藏:一个失去国土的记忆」展览进行了揭幕。此外,尊者分别同墨西哥国会参议员圣地亚哥•克雷尔• 米兰达(Santiago Creel Miranda)、墨西哥前总统比森特•福克斯•克萨达(Vicente Fox Quesada)和前第一夫人玛尔塔•萨哈甘(Martha Sahagun),以及墨西哥萨卡特卡斯州州长米格尔•阿隆索•莱耶斯(Miguel Alonso Reyes)举行了会晤。 本月13日,达赖喇嘛尊者抵达阿根廷首都机场后,受到阿根廷外交事务部官员、佛教组织代表的迎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尊者接见媒体记者,强调此行的目的是促进宗教和谐与人类价值。尊者与阿根廷人权斗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斯基维尔博士(Adolfo Perez Esquivel)举行会晤,并和他及其家人共进午宴,谈论促进人权与道德方面,诺奖得主所能做到的贡献。之后还向2千人发言,强调为未来和平世界培养出德智兼备的年轻一代。14日,达赖喇嘛尊者接受了阿根廷最著名的电视脱口秀主持人苏桑娜•吉梅内兹(Susana Giménez)的专访时,谈及有关尊者移交政权、人类道德伦理、社会问题包括广为泛滥的贪污腐败,以及媒体的角色等;之后在罗娜公园的露天体育馆(Luna Park Stadium)以 “如何在困难时期寻求快乐”为主题向聚集的6千5百名民众发表了公众演说,还传授佛法,鼓励民众要用现实的角度去应对和化解问题。 本月15日,达赖喇嘛尊者抵达此行最后一站巴西,在圣保罗世贸中心剧场,向聚集的500多名巴西的工业界与商业界领袖以主题“社会责任”发表演说,呼吁领袖们肩负责任,致力于缩短贫富差距,关注并解决贫穷问题。16日,达赖喇嘛尊者出席了在圣保罗召开的「现代神经科学与传统佛教知识研讨会」。在接见媒体时,尊者呼吁大众在爱心、谅解和宽容的基础上,在世界建立更大的和谐。17日上午,达赖喇嘛尊者以“透过人类普世责任建立和谐社会”为主题发表演说;下午,向大众传授了佛法。 圆满结束在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四国的慈悲之旅后,达赖喇嘛尊者于今天(19日)上午约10点半,返抵居住地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第十五届西藏人民议会代表、西藏流亡政府政府官员等特到机场迎接尊者。达兰萨拉僧俗民众在尊者途径的道路两旁手举点燃的藏香、哈达等迎请尊者到寝宫。


流亡藏人举行「中间道路」纪念日活动  

【西藏之声9月19日报导】为纪念西藏流亡政府在争取解决西藏问题上所奉行的「中间道路」流亡藏人在达兰萨拉举行纪念活动。 西藏人民议会于1997年9月18日一致通过决议,选择「中间道路」为西藏人民的抗争途径。西藏流亡政府在为西藏事业的抗争中,一直遵循「中间道路」,至今已有十四年。为此,民间组织“中间道路民众运动”(Tibetan people’s movement for Middle way)于昨天(18日)上午9点45分,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永林学校大厅举行纪念活动,前流亡政府教育部长土丹龙日作为嘉宾参加了仪式。 活动主办方表示,西藏人民议会在97年一致通过决议,选择「中间道路」为西藏流亡政府政策,并得到了多数藏人民众的支持,为此,中间道路民众运动从去年开始举办「中间道路」纪念活动,希望民众继续支持「中间道路」。 1967至1968年,达赖喇嘛对国际国内情势做出全面审视和深思熟虑的同时,与当时的议会、噶厦(内阁)有关人员及相关专业人士进行深入讨论后,于1974年确定了待藏中之间时机成熟而进行和谈时,不追求政治独立,而是争取名副其实自治地位的内定政策。1997年9月18日,西藏人民议会一致通过决议,确定在与中共的抗争中,奉行这一“中间道路”。2008年全球藏人大会以及2010第十四届西藏人民议会上,再次通过决议,继续奉行中间道路的政策。但因至今未达成任何具实质意义的结果,造成西藏境内外部分民众对「中间道路」产生疑虑,主张寻求新的解决途径的人也越来越多。